与G7隔空对话 主动求变的Libra“服软”了?

10月18日,七国集团( G7,由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日本、意大利和加拿大等经济体组成 )稳定币工作组发布了关于全球稳定货币的最终报告。撰写这份报告的工作组由来自多国央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金融稳定委员会(FSB)的高级官员组成。

G7报告将 建立在现有(大型和/或跨境)客户群体上、具有迅速扩展的潜力以实现全球或其他实质性覆盖的稳定币计划,称为“全球稳定币”( Global Stablecoins,GSCs) 。从G7的定义来看,由Facebook主导,致力于建立一套简单的全球货币和金融基础设施,为数十亿人服务的加密货币项目Libra显然位于全球稳定货币行列。

G7报告认为, 当前全球支付系统和服务仍存在巨大挑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很大比例的世界人民无法享受金融服务或者金融服务不足,和低效的跨境支付系统 。目前全球有超过17亿成年人无法使用银行等金融机构的交易账户,尽管其中11亿成年人都已经拥有了手机。在各国国内支付体系越来越方便的今天,跨境支付交易缓慢、昂贵且不透明等问题仍然显著,特别对诸如汇款之类的零售付款。

最近诸如Libra的全球稳定币计划都突出了这些缺点,并反复强调让更多人获得金融服务和改善跨境支付的重要性,以此证明存在的合理性。

不可否认的是,技术创新正在改变金融服务和产品。G7稳定币工作组在报告中一定程度上肯定了全球稳定币的存在价值,表示稳定币虽然具有加密资产的许多特征,但试图通过将其价值与资产池的价值联系起来,以此稳定“币”的价格。因此, 稳定币可能更能被用作支付和价值存储的工具,且有可能为全球支付体系的发展做出贡献,构建一套更快、更便宜和更具包容性的体系

报告同时指出, 稳定币只是当前试图解决支付体系挑战的众多举措之一,很大程度上还未经实践测试 。目前稳定币无论规模大小,都会存在监管、治理、网络安全、数据保护等挑战和风险。G7认为,全球稳定币在国内和国际上可能对货币政策传递以及金融稳定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甚至会对国际货币体系产生包括货币替代等广泛影响,对各国货币主权构成挑战。所以 ,在稳定币设计的法律法规和监管挑战及风险得到充分解决之前,为避免放大某些风险,全球性稳定币项目不应该开始操作。

G7稳定币工作组的报告尽管全文并未提及Libra,但所有人都知道,现阶段能引起G7集团如此关注的全球稳定币项目,Libra首当其冲。

随后,Libra协会针对G7全球稳定币报告中提及的问题和自身关注的重点领域,进行了较为全面的回应。

G7与Libra的隔空“对话”

注:以下内容零壹财经根据G7报告及Libra回应文件整理,有删减。

1

G7: 全球稳定币存在的意义及价值,以及与对主权货币的影响。

Libra: Libra的目的是为了让更多人意识到互联网技术的长期潜力,帮助数十亿人改善金融服务,降低获得金融服务的成本。全球稳定币能消除加密货币的波动性并提高支付安全性、速度和可靠性。Libra可以与中央银行发行的国家数字货币共存,中国已经通过专用移动网络在这一领域进行了创新。

2

G7: 稳定币计划必须确保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定价的公开透明。但在某些设计中,代理商(如指定的做市商)可能具有显著的市场力量和定价能力,并可能滥用市场牟利。

Libra: Libra网络是开放的,允许在该系统允许的服务提供商自由竞争 。Libra协会希望项目的开源特性能激发Libra区块链上的初创企业、机构、开发者和金融服务公司组成一个全球性的生态系统,进行负责任的创新。通过与银行等负责任的金融机构建立合作伙伴关系,Libra可以为那些没有银行账户的客户提供金融服务。

3

G7: 如果缺乏有效监管,加密资产包括稳定币,会带来显著金融诚信风险,可能会增加洗钱、恐怖融资及其他非法筹资活动发生的可能性。

Libra: Libra协会将为协会成员设定适当的反洗钱(AML)、了解你的客户(KYC)和反欺诈标准,打击恐怖融资和其他形式的金融犯罪,还将配合执法调查,与执法机构共享区块链上潜在的可疑活动信息,确保让监管机构和公众利益相关者放心。

4

G7: 鉴于稳定币计划的复杂性和新颖性,用户可能无法理解其中存在的风险。正如在加密资产市场上存在的情况一样,诱导性营销和销售会加剧对消费者权益的威胁。

Libra: Libra代币持有人将享有和现行金融产品保护和法律权利同等的地位。Libra协会不会直接向用户出售代币,但通过竞争性市场,授权经销商将使消费者能在Libra和其他货币之间有效转换。

5

G7: 稳定币对税务机构会造成两类挑战,其一是稳定币的法律地位尚不明确,使用稳定币进行交易的税收标准尚不确定;其二是稳定币会增加逃税漏税的可能性。

Libra: 持有Libra代币的个人和实体将根据所在地法律进行报税,Libra协会希望基于Libra区块链钱包和金融服务为消费者提供管理税收申报的工具

6

G7: 全球稳定币在国内和国际上可能对货币政策传递以及金融稳定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甚至会对国际货币体系产生包括货币替代等广泛影响,对各国货币主权构成挑战。

Libra: Libra的目的并非取代美元或其他任何货币,不会削弱政府实施货币政策的主权,而是希望通过实现廉价和快速的付款来扩展货币功能。

Libra无意改变中央银行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作用和影响。在Libra网络上运行的钱包和其他金融服务将遵守法规,例如所在地的资本管制,让中央银行进行充分调整,以防止新兴市场中本国货币大批量兑换成Libra代币。

Libra储备中的法定货币将受各自政府货币政策的约束,每个Libra代币都将以银行存款和现金等价物、以及短期政府证券的形式获得完全支持,这将降低银行挤兑风险。因为Libra代币完全由现金和其他流动资产支持,而不像银行存款那样由部分准备金支持。

7

G7: 随着越来越多的数据被采集并用于提供金融服以及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围绕个人财务数据保护和隐私方面的问题变得更加重要。稳定币系统中,用户的个人数据如何被收集并被用于生态系统,以及数据如何在参与者之间或与第三方共享等问题都不明确,会对用户的数据安全和隐私保护产生威胁。

Libra: Libra区块链上只会采集、储存和处理公共钱包地址和所转移的代币数量。作为节点验证人的Libra协会成员将无法访问、使用或共享终端用户的个人数据。直接与客户互动的公司(如钱包和交易所)将遵守数据保护法规,确保在包括GDPR在内的数据保护法律框架内开展Libra活动。

8

G7: 尽管分布式账本更具有抵御某些操作和网络风险的能力,但其网络结构也可能会受到损害,进而可能破坏整个系统。而且,新技术可能会面临某些尚未确定的操作风险。

Libra: Libra协会将为节点运营商构建强大的安全网络,实施旨在确保网络正常允许的协议,即使某些验证节点受到损害,也能让网络不受影响,确保支付网络的灵活性。

同时,与其他某些支付网络不同,Libra将透明运作并与监管机构合作。通过与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的合作,Libra协会已经开发了许多最新技术基础设施系统。

G7对Libra的“爱恨情仇”

G7与Libra的故事,最早要从6月18日讲起。

在Facebook发布Libra白皮书的同一天,法国财政部长就敦促G7成员国央行理解和研究Libra加密货币。

随后,时任G7主席国的法国牵头在G7集团内部设立了一个稳定币特别工作组,专门研究央行如何有效监管Libra这样的加密货币,以避免洗钱和其他问题。

到了7月,Libra成为了当月17日召开的G7财长会议的重要议题。各国在会上都表达了对Libra的担忧,并以多种方式讨论Libra的推广、金融监管和运营监管等问题。会议草案提出,稳定币必须要符合最高标准的金融监管要求,必须解决监管鸿沟问题。会议还计划建立国际数字税收共同规则,以防止包括Facebook等大型IT公司的逃税行为。

G7稳定币工作组将有关监管问题的工作交给了FSB。FSB正在评估现有监管框架如何适用于全球稳定币,以及是否存在需要填补的监管空白。FSB也成立了专门工作组,负责审查和研究有关全球稳定币的监管问题。

10月13日,FSB主席Randal K. Quarles发表了给G20财长、央行行长的公开信,信中多次提及全球稳定货币对金融稳定的威胁以及可能带来的一系列挑战。 FSB将于2020年4月向G20财长和央行行长提交相关咨询报告,并于2020年7月提交最终稳定币报告。

困境中主动求变的Libra

面临着来自G7、G20和FSB等多方的监管压力,Libra开始寻求变化,希望在2020年FSB向G20提交稳定币监管报告前,达到监管合规要求。

据路透社报道称,当地时间10月20日,Libra项目负责人、CalLibra首席执行官大卫·马库斯在一场研讨会上表示, 考虑将Libra与单一法定货币挂钩,从而取代最初提议的与一篮子货币挂钩的计划 。“我们可以采取不同的途径,打造一系列的稳定币,例如与美元挂钩的稳定币、与欧元挂钩的稳定币及与英镑挂钩的稳定币等,而不是最初设计的与一篮子货币挂钩的稳定币”,马库斯这样说到。

Libra最初锚定一篮子货币的设定一直备受争议,也一定程度上使Libra成为了众矢之的。

一方面,有人担心Libra货币篮子中美元比重过大会导致美元霸权的延续。货币金融研究者龙白滔就曾表示,在Libra储备池中拥有最高权重的美元,以及很高可能性使用美元作为其计价单位,这将充分维护美元的货币霸权,并将之延伸至数字世界。他认为, Libra是一个建立在法币体系上的“伪创新”,根本上保护了传统法币体系的利益,背后的最大利益既得者还是美元

但另一方面,美国及其盟友又对Libra持强烈反对意见,他们认为Libra正在冲击美元的主导地位。

在此前马库斯出席的美国国会听证会上,美国议员一再炮轰Libra和Facebook,认为Libra对美国的伤害和威胁堪比911恐怖袭击。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Maxine Waters也曾公开表示, Facebook似乎正在寻求建立一个新的全球金融体系,以抗衡美元

Libra陷入了腹背受敌的困境。如今,在经历了包括PayPal、Visa在内的6大巨头退出风波后,Libra协会似乎不再愿意硬碰硬,所以选择了一种更加开放和充满更多可能性的方式去回应外界的关注。

这种转变并不意味Libra最初“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的使命发生改变,而是为自己留下了更大的斡旋空间。毕竟,即便对Libra反应最激烈的美国,也早已出现了合规的锚定美元的稳定币项目,谁能保证Libra不会成为下一个?

在监管围追堵截中,“服软”的Libra协会或许会将 锚定一篮子货币的Libra稳定币 变成一篮子锚定法定货币的稳定币,从而寻求 更大 的合规希望 但“服软”的另一个结果是可能泯然与众,毕竟市场上并不缺少锚定法币的稳定币项目。如何取舍,是Libra协会面临的又一难题。

23日,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将作为唯一证人,出席主题为“查问Facebook及其对金融服务和房地产行业的影响”的听证会,届时或将传来更多的消息。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