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贷”复活:诱惑女大学生,不还钱就骗去做色情主播

来源l投资家网(ID:touzijias)

作者l晓月

最近,有媒体爆料,最近出现了一波专向女生借款的QQ群,公告写明“借款只做女生,学生包下”,但丑的不要、年龄超过26的也不要;借款时,需要手拿着身份证照片进行审核,颜值越高、额度和优惠也就越大。

这种贷款听上去十分诱人。“无前期,无担保,最低可借1万,最高10万。”,而且利息只有10%,如果你借900,一个月后只要还1000。除此之外,还会送金额在50-150元不等的红包以及返点。

而且他们会信誓旦旦地保证,女孩子们拍的裸照会完全保密,只是为了做一个担保。

但是,一旦这些女孩们上了钩、提供了裸照,那接下来,她们的命运就将完全被这些骗子们掌控。

只要10%的利息?开玩笑,最后要多少钱是他们说了算的。一旦你逾期,就有各种各样的花式催收方法轮番上阵。

“呼死你”、辱骂恐吓这种言语上的骚扰都是最基本的,还有“血色”“殡葬”“黑恶势力”催收等恐怖手段,当然对于女生来说最可怕的还是自己的私密视频被大量流传,这样她一辈子可能都再也抬不起头来。

巨大压力之下,有些女孩走上了绝路。父母含辛茹苦地把孩子养大,到头来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而更多的女孩,则是堕入深渊。无钱可还,那么,就只有“肉偿”替代。

一种方法是做“SE情主播”,价钱低一点“可以不露脸但是要露点”,不过尺度越大赚钱越多。

接下来就是“下海”,去夜店当“公主”,陪聊陪酒陪.......(留下一片空白自己想象)

但即使是还上了钱,那些女孩的私密视频仍然会被暗中出售,甚至登上黄色网站的首页。

多少女孩,因为一个大牌包包、一个新款手机就跌入裸贷陷阱,毁了清白污了名声,就此堕入无尽深渊。

我们就要问了,明明有前车之鉴,究竟是什么让这些女大学生还要前赴后继地去裸贷呢?

首先,当然是这些野蛮生长的借贷平台。为了诱骗你上钩,他们会给出看似极低的利息、极低的门槛,比如每天千分之一、每月10%。

但是,这具体的计算方法,却是大有猫腻。

正常的借贷,都是按照本金来计算利息,但是在这些放贷者手里,却是按照“利滚利”的方式,本金叠加每天产生的利息来计算。

举个栗子。

正常借十万,每天千分之一的利息,就是每天会多出100块的利息,五个月就是15000。但是按照利滚利的方式,五个月后你要还的利息是116175!

如果你对数字还是不敏感,那我们换个方式来讲,每天千分之一的利率,折算成年利率就是144%,要知道,花呗仅仅是7.5%而已!

除此之外,他们还会有各种各样的名目加收钱,比如服务费、中介费、材料审核费、逾期费……总之,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你彻底还不起钱!接下来,你的命运,将会被他们牢牢掌控。

其次,是“花呗”这些所谓的“正规军”,正是他们培养起了整个社会的借贷消费风气。

随便看一个互联网富豪榜或者互联网名人榜,数数上面的大佬,马云、马化腾、李彦宏、刘强东、王兴、周鸿祎、雷军、程维等,他们虽然专注的领域各不相同,不过都有同样的一个爱好——放贷。

支付宝、京东、微信、百度,包括滴滴、美团,都有借钱的入口。门槛更低、要求更少、操作更简单。

今年的双十一的成交额再创新高,天猫一家平台就达到了成交额2684亿,同比增长25.71%。而在这背后,花呗功不可没。根据蚂蚁金服的官方数据,今年的双十一,花呗临时额度提高了1760亿元,交易笔数超过2.1亿笔。

此前有调查现实显示,月均消费1000元以下的中低消费人群,在使用蚂蚁花呗后,消费力提升了50%。

有手机和身份证就能借钱,简直跟白捡差不多。有大量这样的借贷工具,“借钱消费”好像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共识,年轻一代的消费欲望被无限放大。

不过,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这些学生自己,难道真的就没有错吗?他们借钱,都是为了干什么吗?

难道是因为家境贫困,交不起学费?吃不起饭?

一份大学生消费信贷调查报告给出了答案,将近64%使用花呗的大学生,都是用花呗来购买电子产品、奢侈品和化妆品。

同龄人都在穿大牌衣服、玩苹果手机、用高档化妆品,那么为什么我不能呢?

在“女人要舍得为自己花钱”这样的话的洗脑下,一些学生踏上了不归路。从花呗、借呗,再到校园贷、裸贷......借的钱越来越多、利息也就越来越多,“拆东墙补西墙”成了唯一的出路。

调查显示,背负着现金贷的人群中,高达95%的负债者在两个以上的借贷平台上有借贷记录。”以贷养贷“,成为了部分年轻人的生活常态。

而一旦到了真的还不起的那天,什么尊严、面子,在巨大的资金面前统统都是扯淡。

有个做了裸贷的女生如此说道:“老师上课用嘴挣钱,工人干活用手挣钱,运动员比赛用腿挣钱,既然大家都是用某个部位养活自己供自己消费,我拍几张照片,录几段视频,不也是一样合理地用身体挣钱?”

有放贷者说:“一旦迈过去,你会发现这些女生就开始变得麻木,似乎再也无所谓。”

其实,很多被迫当了“主播”、“下海”的女孩,在尝到了赚快钱的甜头之后,都自愿留下了,甚至还拉来了自己的朋友同学,一起赚钱。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但令人最忧心的,还是这并非某一个群体的个例,而是“借钱消费”“过度负债”已经成为了当代年轻人的常态。

调查显示,90后的平均负债,人均负债12万+,已达到月收入的18.5倍,在亚洲同龄人排名第一,年轻一代里56%没有储蓄。

而根据融360发布的调查显示,90占据了消费贷用户的半壁江山(49.31%),其中还有将近30%是为了以贷还贷。

在刚刚过去的双十一中,你可能看到的只是人们的狂欢、消费商品的花样翻新,但这背后是年轻一代不断膨胀的欲望。无论你有钱没钱,平台都在鼓励你“买买买”。

日本学者佐藤毅曾经提出过一种“他律性欲望主义”的说法,他认为在当时的年代,电视这个媒介唤起和引发了人们的无限欲望,它把充满诱惑力的商品世界以鲜明的色彩、影像以及丰富的意境展示在人们面前,直接刺激了对这些商品的占有欲和享乐欲。

因此,虽然整个社会中虽然存在着阶层或收入的差别,却出现了整齐划一的追求奢侈化倾向,而在这个过程中,人们的价值观也发生了变化,由勤劳、借鉴和对社会的奉献价值,转向了个人主义的享乐和“充欲”价值。

在今天这个时代,“网络”相比于“电视”,对人的刺激作用,是几何级别的上升;而人的欲望,也相应被无限放大。明明月入3000,却想过月入3万的生活。没有赚钱的能力,就只能选择透支未来。

要知道,年轻一代可是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未来,然而年轻一代的未来呢?在这个欲望膨胀、物欲横流的社会,我们的确需要呼唤传统、理性的回归了。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