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所谓的智能洗车都是伪智能?车洗捷做更智能的24小时无人值守智慧洗车

申晓鹏创办车洗捷源于一次机缘巧合,因深夜临时接到朋友回国需要接机的请求,苦于找不到仍在营业的洗车店,同时又受到这位长期旅居国外的朋友启发,“在欧洲、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自动洗车已占到70-80%的市场份额。”申晓鹏看好智能洗车在国内的前景。他历任康洁洗衣、科达自动化、亿嘉集团高管职务,拥有20年连锁企业管理经验。而他的父亲也毕业于清华大学气液自动化专业,担任清华大学河南校友会工程机械学会副会长。

经过两人合力市场调研,他们发现,市面上所谓的自动洗车都属于一种伪智能,即大多是传统洗车设备外接二维码的智能盒子,只是启动洗车设备这一环节的智能化,不能把洗车的自动化管控以及和车主后台形成联动。“只管洗车机开启,没有管洗车机的运行过程,这样洗车机发生的故障不会及时被发现,洗车机失控也无法及时通知后台,”申晓鹏表示,“智能一定要基于底层技术的智能,客户终端的需求问题以及客户直接免于为痛点再次免单的问题,坚决不能为解决一个痛点而形成另外一个痛点。”

文章插图来源于车洗捷,经授权使用

因此,车洗捷的智洗技术则是从底层技术开始进行研发,通过自动化软件、机械硬件、物联网系统形同的有机整合的一个整体。从底层开发开始,车洗捷不再使用传统的PLC材料而是采用单片机。单片机完全基于程序性的开发,研发过程复杂,“为了保证健康运行,要写1万行左右的代码增加到5万多行的程序代码”。从2017年开始,设备样机不断进行迭代,硬件的优化核心点在于柔性洗车;软件核心的优化点在于更加智能化,产品成型后,2018年1月申晓鹏开始注册公司,10月份首台设备即正式上市,这一过程持续了两年时间。

在外部测试不断迭代和优化后,2019年3月车洗捷才开始全面铺设市场。

在选址上,车洗捷主要布局四大场景,根据车主洗车的需求强度分为:1、加油站、充电桩(洗车的直接性,加完油顺便洗车);2、小区的停车场和物业;3、高速公路服务区、景区;4、市政区域的公共区域。

2019年已实现200台市场投放量,平均1个网点投放一台。申晓鹏介绍,目前产品分为两大系列将近20个产品,投资从10-30万元不等。产品包括从1代人工智能到三代无人值守的智能物联网设备(1天可以支撑400台车清洗,每台设备部署周期半个月)。设备可无缝对接目前的1-3代机器,用二代机做OEM代工投放,三代机用于品牌投放,一代机超低价竞争。目前投放的网点以自有品牌运营的有50多个,其余为代工投放。

谈及核心竞争力,申晓鹏表示,整个底层技术的开发依托于清华大学技术专家团队,在洗车机硬件,智能自动化,软件应用,物联网应用物联网应用等方面实现全面突破。目前拥有12项专利13项知识产权,现已成为智能洗车领域的领头羊。

除了技术层面,车洗捷十分注重车主的洗车体验,比如24小时后台体系使客户体验更完美、设备维修可以采用插拔式的方法直接修好,减少后期维护的成本。

申晓鹏介绍,目前洗车价格为9.9、15元,成本包括水电、房租、设备运维、设备折旧成本折合约3元。平均每个网点的日清洗量达90辆,平均单月收入3万元左右,利润约1万多元,约1年左右回收成本,快的几个月则可回收。2019年全年车洗捷收入4000万元左右。

在拓展市场上,申晓鹏认为,对于智能洗车企业来说,设备的先进性决定了企业发展,车洗捷坚持追求设备的稳健运营而非单纯追求速度,否则一旦出现问题,后续的设备运营代价可能更高。

公司目前50人左右,公司总部在河南,且在河南、江苏拥有自建工厂,可以实现从研发、生产、运维等一条龙业务。疫情态势下,基于设备可实现完全无人值守的运行状态,车洗捷品牌是河南省唯一现在仍可运行的设备。基于此,申晓鹏预测,今年3、4月份将迎来公司的业务爆发期。

此外,针对今年年初突发的疫情,车洗捷及时推出在网点投放消毒液和臭氧灭菌的方式对车辆进行消毒,已经在郑州某个网点应用,以及在疫情期间在后台添加了提醒车主定时洗车的提醒功能。

今年车洗捷想通过融资实现快速扩张,逐步辐射全国布局,预计再投放1000台。去年完成来自昆山哲铭7500万元天使轮融资后,2000-5000万元新一轮融资也正在计划中。

本文相关的文章列表页头图图片来源于车洗捷,经授权使用。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