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与京乎社交电商布局互联网下沉市场

京东拼购,拼团模式业务,过去几个月增势迅猛。2019年8月相比1月首购用户数增长14倍,同时,京东购物小程序用户数从2019年1月的5000万迅速被拉升到现在的2.13亿。

2019年,京乎社交电商和京东联盟达成战略合作,专注京东CPS市场业务,在整个网购市场中,可以看到电商CPS的市场90%都是淘宝系,专注京东的业务市场在近两年开始有爆发的势头。这也是京东在布局社交新零售方面重要的战略走向,就是让更多的推手和KOL引领消费路径,实现京东下沉用户的增速。

京乎社交电商是一款小程序,基于腾讯系的体系下,运用社交的逻辑,灵活的运用用户消费的习惯,将用户在微信的生态里面实现用户商品的选择、购买和售后的服务。

据京乎公开的资料显示,其核心创始团队均来自社交电商核心领域的操盘手和社交电商公司高管,据悉360天使投资人、猪八戒网天使投资人李双燕作为京乎的战略顾问,重点把控京乎的战略方向。

再造一个京东零售是什么概念?

下沉市场对京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2019年京东提出“双轮驱动”下沉,尤其是“京喜”的推出为京东带来大量新用户,让京东整体的活跃用户规模重返增长轨道。基于下沉市场的潜力,徐雷在会上大胆提出,未来三年将在下沉市场再造一个京东零售。

再造一个京东零售是什么概念?徐雷并未明确定义再造京东零售的具体指标,不过如果从GMV的角度看,2018年京东全年的GMV达1.7万亿元人民币,2019年有望突破2万亿大关;如果从年度活跃用户规模看,京东目前的年活跃购买用户数达3.344亿——无论是哪一项指标,三年内再造一个京东零售的目标具有丰富的想象空间。

2020年1月12日,2019年度京东零售表彰大会在北京举行,京东零售CEO徐雷在致辞环节上明确,2020年京东零售的主基调是“有质量的加速增长”,公司将在交易额、收入、用户、利润这四大核心指标上均实现加速增长。

重新加速增长 主打全渠道和下沉战略

徐雷心态上更轻松的原因是,整个京东集团又恢复到了历史上最好的状态。

财报显示,京东第三季度净营收为1348亿元(约189美元),同比增长28.7%。京东这一同比增幅超过前面四个季度,也意味着京东的增速实现了一次提速。

2019年是京东集团的调整年,其中京东零售的调整力度最大,从组织架构改革到技术中台打造再到进攻下沉市场,京东的活跃用户规模和营收增速开始回暖。不过面对来自阿里和拼多多的竞争,京东仍不能掉以轻心。

徐雷表示,2020年京东零售的制胜战略是聚焦基于供应链的友好交易零售平台的核心定位,提升单位时空里的浓度和温度——简单来说,即强化京东在供应链上的优势,以及提高用户在京东上的复购率。

为此,徐雷认为今年京东有三场必赢之战,分别是全渠道、下沉新兴市场和平台生态。全渠道是去年全球科技探索者大会上京东着重强调的概念之一,主要区别于过去单一的销售渠道。京东集团副总裁林琛表示,以往消费者的零售场景主要是线下零售店和线上电商平台,但如今随着社交电商、内容电商等场景兴起,零售商需要适应去中心化的全渠道生态。

我国社交电商发展迎来政策性春天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平台经济对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促进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意见》用3个“新”字,即“生产力新的组织方式”“经济发展新动能”“数字经济新范式”对平台经济作出顶层设计,并鼓励发展平台经济新业态,加快培育新的增长点。这是平台经济发展的重大机遇。作为平台经济的一种新业态,社交电商由此站上了茁壮成长的新风口。

作为一种新业态,社交电商是基于社交媒体或支持社会互动的网络媒体,是通过客户参与推动在线购销产品和服务的电商。近年来,我国社交电商发展方兴未艾,涌现了一批发展潜力巨大的企业。根据公开统计数据显示,过去5年我国社交电商市场复合增长率为60%,2018年年中国社交电商市场规模已超1.2万亿元,预测2019年中国社交电商市场规模将突破2万亿元,达到20605.8亿元,同比增长63.2%。我国社交电商消费人数已超过5亿人,从业人员规模超过4000万人。

2019年中国社交电商市场规模将突破2万亿

作为一种新业态,社交电商是基于社交媒体或支持社会互动的网络媒体,是通过客户参与推动在线购销产品和服务的电商。近年来,我国社交电商发展方兴未艾,涌现了一批发展潜力巨大的企业。根据公开统计数据显示,过去5年我国社交电商市场复合增长率为60%,2018年年中国社交电商市场规模已超1.2万亿元,预测2019年中国社交电商市场规模将突破2万亿元,达到20605.8亿元,同比增长63.2%。我国社交电商消费人数已超过5亿人,从业人员规模超过4000万人。

2014-2019年中国社交电商市场规模统计及增长情况预测

2014-2019年中国社交电商从业人员规模统计情况及预测

数据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整理

京东深知一线城市市场饱和,所以也在努力渠道下沉。但京东的核心用户追求品质品牌,体验简单清爽快速。这导致他们在以何种方式触达低线城市用户的问题上,产生犹疑。

2019年京东转变态度,大举发力拼购,是因为他们看到拼购的价值所在,传播裂变的玩法能够影响朋友,带来全新用户。他们突然意识到,这是珍贵的资产。

但京东还是提出“低价不低质”的口号,以示与其他拼团模式有所区别。他们也在尝试拉高用户的容忍度,在拼购上线单价稍高的产品。不过京东高层的处理方式是,步子不能迈得太大,一下子拉高,难度太大。

流量红利消失的说法已经被抛出两三年,几大互联网公司2018年Q2财报,用冰冷的数字把这一论调彻底坐实。就连被封神的拼多多,活跃用户同比增速从去年6月的118.7%跌至2018年Q2的17.7%,创一年新低。

京东与腾讯对社交电商突破流量层面的合作,实际上就发生在2019年。拼购是一方面,京东拿到微信—发现的购物入口,微信可以直接搜索商品是值得关注的另一个大动作。

未来两三年社交电商将会占到总量的1/3,渠道分散化到用户也许不经意间就在朋友圈、公众号等地方完成下单。

微信购物入口和手Q曾给京东带来超过50%的新用户,而且刘强东欣喜于数量的同时,更意外收获用户的质量。因为社交关系链加速了新用户的购物决策,对京东更有信任感。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社交电商自身优势明显

与传统电商相比,社交电商拥有体验式购买、用户主动分享、销售场景丰富等独特优势,用户既是购买者,也是推荐者,深受年轻人喜爱。社交电商的发展,在降低企业营销成本的同时,也使消费者得到了更多实惠。众所周知,在传统商品流通渠道中,营销环节市场推广费用占比较高,这些成本最终都由消费者买单。在移动社交应用普及的今天,依托消费者之间信息资源分享和发达的物流体系,商家在社交电商平台上不用打广告,直接靠社交媒体分享就可以把生意做大。

作为平台经济的表现形式,社交电商在品牌培育方面优势明显。过去,在传统市场培育一个全国性知名品牌,需要十几年乃至更长时间,社交电商的兴起则大大加快了这一进程。很多初创品牌、区域品牌“藏在深山人未识”,通过直播平台等新媒体传播后,短期内便“一举成名天下知”。

鉴于包括社交电商在内的平台经济在优化资源配置、促进跨界融合发展方面的重要作用,国务院印发的指导意见提出,要加大政策引导、支持和保障力度,坚持包容审慎监管,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发展,促进平台经济健康成长,用新动能推动新发展。

注:文/穿搭看我,搜狐科技,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