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线电影“大逃生”

电影院不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但绝对是受影响最彻底的。疫情期间电影产业的上下游可以说是颗粒无收,即使钟老今日所言实现,在4月底疫情的得到基本有效的控制。相信去电影院看电影绝对不会产生网络上所说的报复性增长,至少今年上半年,大规模的亏损成了这个行业铁定的事实,这还只是下游的放映端,而对于那些已经投入巨资拍摄的“高水准”的院线电影,似乎连电影院一日游的机会也没有了。

今年没有“春节档”,但网络电影播放量创出新的高度。这也因此让院线电影想到了一种其它方式来止损,《囧妈》、《肥龙过江》等好几部院线电影都不约而同的选择退而求其次的网络首映方式,并且获得了不错的市场反馈。

这样的改变对观影者只是单纯的改变了观影方式,其它方面的影响并不会很大,但对于整个院线电影产业链的影响却是革命式的。在传统的电影制作行业中,网络电影被看成式比院线电影低一个档次的产品。在观影端,观影者的认知也同样如此,因此现在形成的电影行业的产业结构是。院线电影在电影院上映后,先收割最早的市场收益,直到整个收益进入平稳期的盈利平衡点时,院线电影才会放低自己的身段出现在视频播放的网络平台上,要么被平台一次性买断版权,要么继续选择收益分成,总归投资者的眼睛盯的是在电影院的收入,而非在互联网平台上的“那些”收益,因此电影院上映时期的收益往往直接决定着一部电影的成功与失败。

这也是为何网剧发展多年迟迟无法壮大的根本原因,观影者的消费潜意识中就已经对这样的影片判定了死刑。但疫情的发生似乎是要改变国内的院线电影产业消费结构,换句话说,当消费者接受了网络观影的方式且同意了网络观影的消费理念后,院线电影的产业投资又该要如何改变。

像战狼这样的影片将国内的电影的票房拉上了新的高度,那么它同样也适用于网络电影的播放上映模式吗?

这个答案并非一定是肯定的,猫眼、淘票票这些互联网的售票平台兴起后,将国内的观影人数量级带到了新的高度,当然这也得益于消费者收入的增加,但另外一个不可改变的事实是,影片的单价却在一直向下走,每当档期的旺季时,这种挤压效应更加的明显。

而如果网络电影播放模式一旦成为市场主流,网络的大多数观众绝对不会接受30、40元左右的票单价,而如果选择比这更低的票单价能覆盖前期电影拍摄时的投资成本吗?

所以说,院线电影想要在网络这个大市场上大规模的攫取自己的利润来弥补线下院线收入不足的问题的时,改变影片的定价结构和改变投资结构成为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网络电影的收益天花板肯定会低于院线收益,这就直接决定在电影制作的投资上,应该就要比在院线上影时更低一点,否则市场竞争带来的亏损依然会将这样的趋势淹没掉。至少在初期应该时肯定的。

但这并不代表网络的质量低于院线的质量,更低的投入成本决定了网络电影需要在题材选择上选相对适合于网络播放的低制作成本影片。同时视频播放平台和制片方之间的分账模式或许也要面临改革。

因此院线电影因疫情而起的产业改革,要改变的不仅是电影的制作人,上下游的合作方式以及向观影者的输出方式都需彻底改变。

特别声明:本文为DoNews签约作者原创,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DoNews专栏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