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老司机翻车了,您的“朋友圈”新司机已上线

9月9日,深圳快播公司及其主管人员王欣等4被告人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再次开庭审理。快播公司及王欣、张克东、牛文举均当庭认罪悔罪。

快播CEO王欣——这个曾经造福无数宅男、被网友奉为“中国最有种的的男人”终于在庭审中认罪,并对受到伤害的网民道歉。

老司机快播的原罪

“涉黄”和“盗版”内容成就了快播,也让其被碾压在正版趋势的历史车轮之下,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 快播沉迷赚快钱不上岸,怪乐视举报咯
  • 早在快播案发前,快播负责人就曾承认,“虽然我们曾自认为是技术的创新者和颠覆者,但低俗内容和版权问题一直是我们背负的原罪。”

    成立于2007年的快播科技一直游走在灰色地带。快播只提供传输工具,为中小站长提供技术平台,帮助视频站长发布视频资源,获得用户。

    在很多网友的心中,快播有“宅男神器”之称。用户在快播上观看内容只需三步,即搜索电影、点开网站、快速播放。

    低门槛避免不了涉及“盗版”和“色情”,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快播因此活得很滋润——不仅拥有大批忠实的用户,甚至获得了大笔的融资和惊人的利润。王欣沉迷于这种赚快钱的模式,还让快播一直不“上岸”。

  • 王欣曾经在庭审时抖机灵
  • 2013年11月13日,腾讯视频、搜狐视频、乐视网等数十家视频网站和版权方发起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向快播等公司提起法律诉讼。

    2014年5月30日,海淀区检察院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批准逮捕王欣。因王欣潜逃,次日,公安部发布红色通缉令。

    2014年8月8日,王欣,在逃往境外110天后被抓捕归案,最终司法机关以其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起诉。

    2015年2月6日,海淀区检察院对此案提起公诉。

    2016年1月7日-8日,海淀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快播王欣及一众高管接受法庭的审理,王欣和他的辩护人在法庭上与控方“争锋相对”。

    B站对庭审进行了直播,坐在被告席的王欣说:“一个人如果带着偏见来看问题,他会产生无数的错误。”广大网友纷纷刷弹幕给这个“技术宅”的机智回答给102分!多一分关怀,多一分关爱!

    而此次庭审,“乐事薯片”也成为实力背锅侠:

    八个月后的9月9日,深圳快播公司及其主管人员王欣等4被告人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再次开庭审理。快播公司及王欣、张克东、牛文举终于当庭认罪悔罪。

    微商做盗版不知比快播高明到哪里去了!

    快播CEO认罪,让无数曾为维护影视版权奔走疾呼的从业者大呼痛快,一个快播倒下了,影视产业就无盗版了吗?如果你这么想就真的too young,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如今是一个老司机倒下了,无数个新司机站了起来。随着网络技术进步、智能终端普及,网络盗版逐渐变身微商潜伏进了微信“朋友圈”。

  • 闷声发大财,微商盗版早已形成产业链
  • 15元就可以抢先看热门剧全集,190元还能当代理,转手去卖这些盗版影视。这样的盗版模式正在借着微信等社交平台而进行扩散。

    据卧底盗版网络的媒体报道,微商盗版从流出片源到组织售卖、发展培训下线,已自成组织与规模,一个团队参与代理盗版电影、电视剧网络售卖的成员甚至超过6000人,而其中主要参与者大多为学生“网络兼职”,盗版影视成为微商新宠。

    院线电影只是这些盗版卖家的一部分业务,他们还拥有大量的正在视频网站需要付费观看的电视剧资源,如爱奇艺上拥有VIP会员才能第一时间更新的《老九门》;还有一些电视剧如《微微一笑很倾城》,在网站更新前就会流出资源。

    这些电影的价格出售一般在3~6元,电视剧则是10元之内就可以保证观看整部剧集,80元左右可以成为终身会员,能获得所有盗版影视剧资源的链接,130~190元则可以成为其团队的代理,通过出售盗版影视剧及发展下线来获得收益。

  • 微商盗版更隐蔽
  • 由于微商是以微信朋友圈为基础的营销模式,其营销空间有一定私密性,披着“微商”外衣的影视盗版由此也成为监管的“灰色地带”。

    微商盗版资源的发布主要依托微信群,这些名为“资源群”及“家族群”的微信群,每个群的人数都超过400。买家通过网络付款后即可被卖家拉进群,获得盗版资源;或者直接由卖家以聊天形式发送盗版链接,这种通过私人社交平台的盗版交易让盗版传播变得更加私密与隐蔽。

    微商盗版团的所有资源都储存于云盘之中。由于一些热门的电影电视剧会通过关键词屏蔽而导致盗版资源被删除,因此盗版资源多采用汉字与字母结合的方式,比如说《使徒行者》的盗版链接之中使用的名字是“S徒X者”,《寒战》的名称是“H战”等等。

    盗版必须严打

    据媒体报道盗版影视剧的购买者以及盗版团体的参与者大多是追剧迷,而买卖盗版资源的原因并非图省钱,而是可以提前观看各类热播影视。这些购买者没有想到的是,这种简单的想法给整个影视产业带来的损失之巨。

    1、惩罚太轻,盗版更猖獗

    今年6月,原定6月13日播出的《余罪》第二季,6月10日出现了盗版资源,并通过网盘大幅扩散,使得该剧被迫提前于6月12日中午上线。

    随后的8月,电影《微微一笑很倾城》通过官方微博发出《声明》,称电影一上映即遭遇大规模、有组织的盗版,传播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令人咋舌。公司损失上千万元。

    一些特效大片,看盗版的人可能会相对较少,但是盗版也能给影片带来10%~15%的损失,而对于非特效剧情片,盗版带来的损失可能就能达到20%甚至30%。粗略估计,每年四五百亿票房的电影市场,盗版造成的票房损失超过10亿级别了。

    实际上,无论是制片方还是发行、宣传方,对于网络上俯拾皆是的盗版都心知肚明,但鲜有人对盗版行为诉诸法律。于他们而言,诉讼不仅取证困难,而且后续所需的人力及时间成本极高,但是网络盗版方得到的惩罚往往非常轻微,对于片方来说,这场战争的性价比实在太低,以致不得不选择忍气吞声。而版权方的这种基于成本考量的“忍气吞声”,使得网络盗版愈加变本加厉。

    2、打击盗版需要全产业链提高姿势水平

    打击盗版,不能等片方举报死磕,需要政府部门严厉打击,也需要行业内加强监管自律,提高保护自身知识产权作品的意识与水平,或许我们还无法指望消费者主动提高版权意识去拒绝盗版、只买正版。但对制作盗版、传播盗版的组织和个人加以严厉惩处是立法、司法、执法对于繁荣电影产业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应尽义务。对盗版的这场战争,电影人、消费者、政府、司法都不该缺席。

    3、《电影产业促进法》带来希望

    这么多年来,盗版未能人人喊打,还是因为便宜看、人数多、利润高,是包赚不赔的买卖,抓了没收、封号,全当倒霉换个姿势再来,重利之下必有盗贼。

    对此影视从业者呼吁立法,把盗版定性为经济犯罪。对于版权的保护,提高违法成本是必由之路。

    在此方面,热议多年的《电影产业促进法(草案)》能带给从业者更多的希望,关于版权保护,《电影产业促进法(草案)》提出,严格保护电影创作者的知识产权为从业者带来了打击盗版的希望。

    一个市场要健康发展,首先在制度和体制层面要建立规范的市场秩序,这是电影产业发展的根本性问题,而《电影产业促进法》会更好的解决这一根本问题。

    部分资料来源:华西都市报、壹娱观察

    更多一手资讯,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