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短信”画音低调上线,张小龙女徒弟能打破格局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蓝媒汇,作者丨西少

“很好玩,很新奇,的确是觉得解放了双手,说话就拍,不说话就停,这个设计很酷呀。”

“心理闯关!玩画音要克服尴尬,反正90后都还好,无压力。”

“同宿舍6个人都露脸‘破处’了,刚用的时候玩了一晚上,很嗨。”

对于画音这款软件怎么样的问题,每一个重度用户都给出了良好的正面评价。

不过受访者也会补充一点:“重度”这个状态是暂时的,后续还能重度多久,他们也说不好。

足够有趣,足够差异化

和去年几款社交软件密集发布的热闹相比,画音的上线显得足够低调。

作为一款熟人社交产品,画音主打的是“视频短信”,用户之间不需要专门连线视频来传递信息,也不是拍一段短视频再以文件形式发给好友,在这里,视频变成了信息载体。

简单讲,画音的机制就是说话就拍,不说话就停,录完秒发,还能自动加载字幕和匹配相关表情。它把声音输入作为是否采集的依据,用户磕巴、思考、茫然的停顿都被自动过滤掉了,再通过摄像头和AI的判断,添加视觉效果,最终输出一个很炫的连贯内容。这种体验是在别的社交软件上没有的。

上线一周多,画音仍然是冷启动阶段,需要用邀请码来注册,注册后可得5个邀请码来添加好友。蓝媒汇公号注意到,有些公号甚至用上了关注公号回复可得邀请码的策略来加粉,实际上,这些邀请码在画音的官方公号是可以轻松获得的。

针对新注册用户,画音设计了一个入门训练,必须发一段视频给IA团队,之后,凡是新添加的好友也必须发送视频信息才可以正式“确定关系”。目前看来,画音的有限邀请机制算是一种比较低成本的拉新方式,而不断强化视频的敲门作用,也是在心理上为用户破冰的过程。

和微信相比,画音做出了不少差异化的设定。比如,视频短信除非特别标记,否则24小时后自动删除,带有阅后即焚的属性。发出的消息可以随时撤回,文字消息还可以重新编辑,会有已读提示,如果对方截屏,发送方会收到提示。对于强迫症、信息完美主义者、不喜欢被截屏的人士来说,这些细节算是非常nice了,带来的社交压力也会小很多,这也都是微信目前不具备的。

此外,画音还提供了“相机”和“故事”功能,用户可以编辑图片、视频、表情、音乐等,生成一个自己的动态专辑,和好友产生互动,形成自己的私人社区。从这个角度上看,画音更像是视频版的微信+Instagram的合体。

目前,画音在苹果app的社交类排行榜上排名第90位,有1030个评分。

典型用户在哪里?

画音主打的熟人社交,仍然是一门年轻人的生意。虽然处处被拿来和微信相比,但画音这个名字和logo,都让人觉得它是学习抖音。

蓝媒汇公号找到的画音重度用户都是在90年后出生,他们都有尝试新应用的习惯,且都是社交爱好者,平时也都习惯视频化日常的状态,有一个还是vlog爱好者。他们共同提到的两个关键词:有趣和新鲜。

92年的艾米在画音推出几天后就下载了,通过邀请码机制,她一口气拉了20个好友进场,统计一下,每天要用45-60分钟来玩画音,彻底成为画音的初代重度用户。

艾米表示,现在用画音密切联系的以大学同学为主,虽然毕业有五六年了,但是同学感情很好,“还没有互相嫌弃”,“20个好友,一半是同事,就是几个关系好的日常聊天,也有男同事加的,不过有点无感。另一半是同学,我把全宿舍都拉进来了,建了个群。大家开始都喊老阿姨了不要露脸,我说洗澡都见过露脸怕啥,也就没啥包袱了,有一次6个人聊到12点多,讲各种八卦,很嗨。不过视频忘了标注,第二天都没了。”

和艾米典型的熟人社交相比,今年上大四的小正的好友则来自陌生人关系。“我们是在一个主题语音聊天的app上认识的,加在一起有11个人,因为之前就组局聊过天,已经算是破冰了,所以融入也比较快,群里有00年左右的,也有2个80后,这两位甚至是发视频最密集的,不过,这可能是特例。”

无论是艾米还是小正都表示,虽然玩的时候感觉很开心,但是目前还没看到长期使用的硬需求,“这个平台目前吸引的点就是拍视频,但是新鲜感很容易丧失,如果没有其他留住用户的功能出现,我认为成的可能性不大。”

而另一位用户霖霖表示:“用了2天之后,突然发现我竟然在发文字,就不用了。”

蓝媒汇公号在随机采访中发现,90后00后10后对画音保持了递增的兴趣,但是其他年龄段的一听说是视频短信,基本就放弃了。百分之九十的80后女性对露脸社交的压力非常大,得到的最明确的回复就是:“中老年女性拒绝这玩意!”“真没法直面自己的脸啊!”而在被问到和家人是否会用到时,回答也往往是:电话和视频通话足够了。

市场不是熟人

4月23日,画音宣布完成A轮数百万美金融资,投资方为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

在画音的创始人Genie看来,“每一个移动互联网领域,都值得在 5G 场景下重新做一遍”,随着视频化表达的普及,人们的心理门槛会自然而然地被克服,这也是“5G+摄像头”下的新的社交场景的变革。

Genie林雅倩,前微信产品总监,是师承张小龙的微信核心团队成员之一,据说也是腾讯唯一p4级(专家级)的女产品经理,网上至今仍有Genie分享的微信十条产品原则,被奉为经典。2017年Genie辞职创业,2018年成立早安科技,并推出了画音的前身“POP”,一款基于贴纸文化、故事模式的图文视频社交APP。

这之后,团队把主打方向改为视频聊天,一种区别于抖音的内容输出,也区别于直播的一对多单向交流的模式。画音的改进也在于,通过各种自动化的视频采集和美化输出,把视频短信的制作门槛压到最低,让用户可以用傻瓜的方式来聊天。

虽然BAI董事总经理汪天凡也提到,“这款产品非常适合多年未见的同学,日常频繁聊天的闺蜜以及远在异地的情侣等人群”,但是画音如何让用户破除压力并产生依赖,可能还需要时间来适应。美国学者雪莉·特科尔提出,人们已经越来越习惯经过修饰的社交。画音的出现几乎是要打破这种“有准备”的社交模式,把熟人聊天变得更加“赤裸裸”化,从用户端来看,短期内很难克服。也有观察者认为,画音对越低龄的年轻人来说,越没有压力,但是00后、10后们稀缺的并不是熟人社交,而是如何扩大社交圈子,这似乎又是个矛盾点。

从平台角度来讲,社交江湖已经基本定型,一度热闹的新产品都很难再激起涟漪。去年12月,腾讯一口气上线了多款社交产品,包括半熟人社交“朋友”、美颜通话“猫呼”、恋爱交友“轻聊”、虚拟人物“卡噗”、真人语音交友“回音”、社交圈社交“有记”等,分别卡位填补微信、QQ之外的细分社交场景,目前看来,动静也都不太大。

虽然创始人和张小龙是师徒关系,但画音在拉新上相当克制,邀请链接也并未被微信屏蔽。但是在微信这个巨型广场周围,即使一款新产品做得足够好,足够有趣,仍然可能随时被巨头覆盖。市场不是熟人,它更残酷更冷漠,新鲜之后如何维系,几乎是每一个质疑者都会问的问题。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