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影创始人韩晟口述:为何有了一亿用户之后,我会更焦虑?

【掌门说】这是猎掌门为想要加入创业公司的靠谱小伙伴推荐的第四家完成A、B轮融资的公司。今天推荐的小影被称为“手机版的会声会影”,目前全球用户数一亿左右,在全球80多个国家占据视频创作类应用的榜首。目前已经完成两轮融资,天使轮获得创新工场500万的融资,A轮又获得五岳天下500万美金的融资,创始人韩晟是一个技术背景出身的互联网产品CEO,在将用户做到一亿之后,反而更有危机感的焦虑,在这个过程中,他是如何思考的?以下为小影创始人韩晟口述:

过去经历:顺利从码农到产品

我2000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大学毕业后在中国电信旗下的一家公司干了一年,但国企都比较稳定。并不是我自己想要的(生活),所以一年以后就考虑换一家公司,后来去了一家叫虹软的美国多媒体公司。

进去之后其实一直在当码农,2006年的时候有个机会,让我从研发线转到了市场产品方向上来。当时我们在韩国有一个项目,那个项目是公司跟三星谈的一个新项目,本来要派美国总部的产品经理过去,但是美国方面临时有事情不能去,作为这个项目的技术负责人,我就变成了救火员。到了三星以后,经过两晚通宵,协助三星工程师直接把产品demo在他们的手机上做好了。三星公司的评估产品较快的方式是直接在他们手机上看demo效果,所以当时也算发挥我的特长,我跟他们把需求讨论清楚以后,协助他们把demo在手机上做出来。所以这样就通过短短几天,得到了三星管理层的好评,很快就把这个项目拿下来。回来以后公司负责韩国市场的销售VP觉得这比之前派PM去谈大大提高了效率,所以他非常主动地跟老板提需求,问以后是不是韩国所有的项目都可以由我来负责。就这样,在这之后,除了负责公司视频产品线以外,还负责在韩国所有的跟销售配合的市场工作,从2006年以后我就基本上每个月都会有一周在韩国或者海外。 到2012年底我离职的时候,公司在韩国的业务已经占到整个公司营收的40%。我自己本人也从一个工程师成为为市场产品VP。

到2012年的时候,个人感觉我的职业生涯遇到了一些瓶颈。一方面我觉得公司的商业模式是相对比较传统的软件服务,这会导致我们真正做产品的时候,会发现我们团队信息比较闭塞,不知道这个产品最终用户是不是买单,没办法做用户反馈和数据分析。另外,2012年,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快速到来。从我自己的职业角度来看,我希望突破更多的瓶颈,主导去做更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且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改变周围人的生活。每每想到这个就比较兴奋。而且目前公司业务模式确实让我没有了更多激情。 所以当时我就和几个有同样志向的兄弟在2012年下半年出来,开始做点自己的事情,尝试来做小影。

为什么做小影:视频拍摄工具是硬需求!

我们团队选择切入到小影这个产品,基于几点很重要的认识:

第一我们如果做一个东西跟我们以前经验完全没有关系,失败的概率会比较大。 毕竟创业不能凭着一腔热血,毕竟我们不是互联网出身,只是有比较扎实的对移动视频领域技术产品的理解,所以我们当时定位就是希望做一个跟视频相关的工具,然后也看了一些图片工具,发现其实已经是红海了。然而我们发现市面上好用的视频工具其实还没有,完全是一片蓝海。

另一方面,我们发现在美国拿着DV做拍客的人群,在中国当时也就是十多万量级,所以如果我们非要去做一个youtube模式类似的视频UGC社区,可能性也不大。 到2011、2012年的时候,智能手机相中出现了ipone4,安卓的盖世3的双核手机也出来了,在手机上创作视频的需求逐渐成熟起来。这中间有不少比较喜欢玩新内容创造的年轻人开始慢慢尝试进行视频拍摄分享.这个其实跟微博时代的道理是一样的,当时微博上有一群年轻人觉得静态图片太out了,他们更喜欢个性化的动图GIF, 这也催生了GIF快手等产品的发展。而视频其实是更高的一种内容形态。所以我们当时的想法就是先做一个工具, 一个帮助用户更好的制作视频的工具。为什么做的是工具?因为如何直接通过手机就能制作出一个高质量个性化的短视频,然后分享到他的朋友圈,这是一个最大的需求。

另外还有一点,我们觉得做工具其实不用考虑太多运营层面的东西。 工具就是解决用户的刚需,所以在获取用户方面进展会比较顺利,只要我们把产品放到应用市场,用户觉得不错就会下载,他们拍了视频分享到QQ空间/朋友圈(国内),facebook/instagram(海外),被他们的好友看到以后就会很自然形成潜在新用户,事实证明这个判断是正确的,我们就这样到现在在全球几乎零成本的获取了一亿用户。

当然在做产品的过程中,也慢慢发现互联网工具属性的壁垒会越来越小,另一方面,我们产品的社区需求慢慢出来了,用户使用手机利用碎片时间观看短视频的需求越来越多,同时,无论你工具属性的功能怎么迭代,但是活跃度一直上不去。核心问题就是一般用户不可能每天都去拍视频,即使是一个年轻人一周能拍两三个视频也算频次比较高了。 这时候我们就会发现我们应该更多的从做社区角度去考虑今后的发展,而不是应该纯从工具产品的角度。

所以,我们现在是处在一个从过去的纯工具产品往社区产品的转型过程中。我们现在的目标是希望能够做出一个移动版的Youtube。不光是用户想拍视频的时候能想到小影,也希望小影今后能成为观看移动短视频以及互动的最主要平台。

转型的痛苦纠结:灵魂深处需要自我革命!!

在这个过程中,其实发现用户整体活跃度上升不像我们想象的这么快。当然我们现在数据还不错,每天获取用户的能力也不差,也有几十万新增,日活也有几百万这种量级。但是我们跟一些大的APP比还有差距,中国现在上千万日活的产品太多了,所以有时候会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曾经和创新工场的李开复老师等互联网专家有过沟通,他们建议我们不能抛弃我们自己的优势,去做我们不擅长的反而会死的很快,因为工具也有工具的价值。

另外,我的惯性思维很多时候还是比较偏向从产品角度去思考。 早期通过获取部分用户做测试,再通过数据迭代,这么捣腾是OK的,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慢慢试错。但是你在直接PK竞争对手的时候就会发现,如果别人把你的流量入口给占住了,有流量的竞争对手完全可以看你做什么就抄什么。中国目前互联网创业氛围相对比较恶劣,所以互联网出身的团队会比较专注于运营推广,早期的产品烂无所谓,可以通过流量运营,快速迭代补上产品的弱点。但是产品技术出身的团队会纠结在产品功能和体验的细节上,相对来说运营推广这块会比较弱一点。在我们往社区这块转的时候我自己感受非常深,发现有时候使不上力,我们做了一些功能以后用户不买账,你想把工具用户弄到社区做转化的时候,这个转化率提升不上去,这让我们自己感觉有时候还是挺郁闷的。

改变后的思考:CEO不是万能者

意识到这些问题之后,我希望能够有计划的去弥补这些问题,为此做了三个改变

第一,我更多地去融入互联网圈子,多到北京来交流。 通过一些碰撞式讨论,和内部做一些尝试来改变。所以从CEO的角度来看必须要多走出去,不能沉迷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做产品,这样你走的弯路会少一点。

第二个改变,学习用互联网思维来改造我们团队。 我经常提醒我们的小伙伴我们是互联网人才还是软件人才?这是一个再学习的过程,中间也会走一些弯路。特别是我们产品主要是面向90后的产品,但是我们初创团队里面却没有一个90后。所以我们从市场和产品两个方面招了不少90后,并且从产品运营角度不断地去满足90后的需求。后来我们也招了不少我们的用户加入团队,这个其实也是学习互联网思维来改善我们的产品运营的一种方式。

第三个改变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的,我会尝试把更多决策权交给小伙伴。 公司早期考虑到效率的问题,我不希望有太多试错,所以我们在早期产品需求以我为主,由其他人来执行。后来我发现到去年下半年我自己精力跟不上了,毕竟团队的人也多了,包括我很多时间要出差,在外面就推进不了需求,大家都会等着我的指示,所以这时候就发现不能这么做了,早期的时候是可以的,但是慢慢团队变大了要学会怎么把事情放出去,让小伙伴有成长的机会。其实老板在公司只需要抓住战略级别的决策,其他战术上的细节,就放手让小伙伴去做吧。一个好的CEO不是说你什么事情都会做,而是你带领了一帮人为了共同的愿景去把这个事情做出来。

说到愿景,小影的愿景是成为全球最棒的移动视频UGC社区,成为全球年轻人以视频这种最酷的方式来展示自己多姿多彩的个性化生活,并且以此互动,结交好友的平台。小影团队也应该是汇聚了来自全球各地的,以此为奋斗目标的各路牛人,汇聚了移动视频领域的各种创新力量。目前小影团队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这个目标和使命。也欢迎有志青年加入我们的团队!

我希望未来能够真的能去做一些改变人们生活的事情,如果是这样,我也会觉得人生无遗憾了。

有兴趣加入小影的小伙伴,查看职位信息请 猛戳这里

想和有意思的CEO来一场春天里的约会吗?看完CEO创业故事,是否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想要加入他们或者和CEO来一场亲密约会,这都不是奇迹,在猎掌门,你离每个CEO都更近。想与CEO亲密互动交流甚至询问加入事宜,请主动添加猎掌门官方个人沟通微信号:liezhangmen.加我时请著名职位+公司+姓名。否则不会通过,也不会被拉入创始人沟通群。或者扫一扫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们,给我留言。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