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令欢的“守正出奇”:价值创造是投资本源,危机会加速创新发展

“守正出奇,化危为机。”新冠疫情突袭下,弘毅投资董事长、总裁赵令欢选择保持乐观。

中国资本市场浮沉数十年,每次危机都会引发更深刻的思考和更快速的创新,这次也不例外。“数字消费、自主可控、医疗健康”,赵令欢将价值创造的未来押注于此。

当前,中国的股权投资行业仍然处于起步晚、发展快、空间大的周期中,每个不同的时段都有不同的挑战和机遇。“有些事情不必过度反应,特别是投资判断的问题。”赵令欢提到。

变革总是发生在冬天。

赵令欢看到,“黑天鹅”事件也在不断地提醒大家:全球化还必须继续,人类要想把地球村拆开抑或把供应链打散是不可能的。

但是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全球化2.0时代,正在徐徐而至。

在由投中信息、投中网主办的“第14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前夕,投中网与赵令欢进行了一场精彩对话。

投中网:2020年您最看好哪些领域的投资机遇?重仓哪些领域?

赵令欢:从2020年开始,我们看好三个大的方面的投资机遇。

第一个是方兴未艾的数字消费,这个领域很多,大家可以根据特长去细分;第二个是以中国经济继续成长为主导的自主可控,这个里面有很多科技的、基础设施的和创新模式的。最后是医疗健康,这次新冠肺炎病毒给大家提了个醒:随着我们生活的发达,各种流动性的增加:人流、物流、信息流、贸易、金融,整个地球村的健康和安全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

所以这三个领域我们觉得会很好,会是我们投资者应该关心的领域。

投中网:创业者应该如何应对当前不确定的环境?您对当下的创业者们有什么建议?

赵令欢:这次新冠疫情引发的危机比以往来得快,比较剧烈。但实际上退出来和以往我们经历了的各种各样的危机,也有类同的地方。它说明的是对旧的秩序的一种挑战和对新的秩序的一种追求。

作为投资人,我们觉得还是一些老话叫做“守正出奇,化危为机”。

一方面要回归本源,投资不管是短期、中期、长期还是一级市场、二级市场,都还是金融和实体的结合去创造价值,这是本源。所以这个“正”要守得住。

出奇,在任何时候,特别是在动荡比较大的时候,我们要有预备队,要去创新,要能够在比较危难的时候发挥我们的专业判断,该救的救,该守的守,该投的投,

但最重要的就是每一次的危机,它们是对整个市场共同的冲击。这个时候如何化危为机,把它作为一种机会,作为一种可以加速创新、加速重组、加速发展的机遇,是投资者不可多得的一个好的机遇,这次也不例外。

投中网:目前全球经济和资本市场都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您是乐观派还是悲观派,为什么?

赵令欢:首先,这次金融经济危机它的引发的由头是一个全球性的公共卫生危机。很多不幸的老百姓染上病,甚至有很多的死亡。从这个角度来讲,它对于我们共同来说都是一个很让人悲伤的事情。

但从投资的角度,我还是保持一个十分乐观的态度。因为每次危机都会引发更深刻的思考和更快速的创新,这次也不例外。

事实上,过去的世界秩序,经过中国改革开放40年、全球化30年创造了很多经济奇迹,同时也显露了很多不平衡的问题,是需要解决的时候了。所以这次危机在引发深刻的思考这个层面已经有了很大的功效。我相信大家会对今后应该怎么搭建更好的秩序更包容,即对所谓的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会有更好的思考。

同时,我们已经看到了很多新的生活、工作方式,这些东西都是由于危机会催生、会加速创新的发展。作为投资人,这个里面就有很多很多的机会。你好比说由于数字化这个需求,我们现在数字化办公、模拟办公、远程办公,所以有很多旧的方式,刚刚投的,你好比说办公室怎么安排,空间共享还有没有前途,一下子变成巨大的挑战。但同时,这些数字化办公、远程办公又是新的机遇,所以投资人在如何出清过去、如何投入未来就有很多的机会。

再好比说,现在中美贸易战有很强的声音,说各个国家要自己为体系,要在全球化上面脱钩。首先,我相信全球化是个趋势,是不可能逆转的,但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些摩擦,中国就会有很多自主可控,完善自己的新的投资机会。你好比说中国现在做的“新基建”不是修路修桥,而是修数字化的高速公路,搭建数字消费的各种各样的赋能的技术,这又是投资的机会。

最后像医疗健康,这次新冠肺炎病毒还是让大家都意识到,在这个方面我们可以更大的把我们的科学和技术的发展倾向于健康的维护、安全的维护,也是很多的投资的机会。

所以,总之我还是觉得有不幸的地方,很多人失去了健康、失去了生命。但我们从中吸取的教训会让我们觉得发展得会更快,也会更好。所以总体来讲我是乐观的。

投中网:2020黑天鹅中学到的最重要一课是什么?

赵令欢:对2020年能够称之为“黑天鹅”的事情比较多。首先新冠疫情变成了全球的大流行,但引发的特别是在金融和经济领域的“黑天鹅”也是很多。你好比说美国的央行大肆的放水,甚至已经逾越了一般央行的基础功能,为了给金融体系注入流动性已经开始买债券,还有说法甚至要买股票。这都是前所未有的,所以有很多“黑天鹅”事件。

但我从这种中间学会的,这个事情还在发展,还没有完成,我已经感觉到我这真正学到的和体会到的东西:全球化引发了一些问题,大家现在很关心这些坏的问题。但实际上这些“黑天鹅”事件也在不断地提醒大家:全球化还必须继续,人类地球村要想把它拆开,要把供应链打散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在这个里面学到的最重要的,在这一次黑天鹅事件或者一系列的黑天鹅事件里面学到的最重要的课程是我认为全球化还会继续,只是我们全球化的1.0产生的这些问题:发展不均衡的问题、贫富分化的问题,这些都必须解决。

所以我我希望经过这次冲击之后,大家可以共同去建立一个更好的国际秩序,有国际化2.0。

投中网:注册制能否从根本上缓解一级市场退出难的问题?

赵令欢:咱们中国现在开展的注册制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但它不能根本解决我们投资,特别是一级市场投资者退出难的问题。

注册制帮助想上市、能上市的公司能够更好更顺利的上市,但是上市不等于退出。真正要能够支持一支市场投资的退出,我们还需要不断地看整个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得以完善。

这个是好比说市场的流动性、规范性和违规的成本代价、执法力度都要提高。总之让整个资本市场、多层次的资本市场都能够比较正常的流动,然后良好地运作,这个才是解决一级市场投资者退出的一个根本的问题。这需要点时间,也需要大家的努力。

投中网:逆境中保持清醒认知的方法?

赵令欢:这次疫情来得比较快,幅度也比较剧烈,现在还有很多不确定的演绎,所以保持清醒的认知实际上是不容易的。

我这儿主要是从该快的快,该慢的慢,来尽量保持一个清醒的认知。

快的东西你好比说疫情来了,它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要快。我们从几乎中国宣布封武汉城的第一时刻就知道了,首先要关注我们系统里员工的安全、家属的安全。特别是那个时候很多人都在全世界各地度假,怎么能够安全,不光是说不要感染,还意味着能不能够回到国内,能不能够家庭团圆,这些东西都要快。

有些事情不必过度反应,特别是投资判断的问题、当事情没有清楚的时候要判断,但是不要过度的反应。所以像一些企业受到冲击,反而你要看它存在的根本和价值,假设是不是有颠覆。如果没有的话,帮它渡过难关,而不要去过分地去反应。所以快和慢的节奏是保持平衡和清醒的一个重要的问题。

另外一个就是对所有的问题都要把短、中、长另外一个维度把它结合起来,有些东西反应要快,有些东西要开始采取措施,有些事情要从长计议。所以从方法论的角度、快慢的节奏和你的视角拉伸的远近结合起来,根据我们的策略做判断和认识会比较好。

投中网:基于您在过往投资生涯中的宝贵经验,值此第14届投中年会之际,您想对中国私募股权行业当下的投资人说些什么?

赵令欢:中国的股权投资行业仍然在于一个起步晚、发展快、空间大的周期里面,但每一个不同的时段都有不同的挑战和机遇。

这次我觉得由于它是一个来得很快幅度很大的冲击,我们还是要尽量做到“守正出奇,化危为机”,有些事情一定要反应,很多被投企业需要支持,要去支持。但是更重要的有很多新的投资机遇,以后一个常态是不管是守正还好,出击也罢,它对我们反应的速度力度都有新的要求:要更快,要更强烈。

所以,我觉得对于我们这个行业这是一个好的机遇。正好经过过去这20年的发展,我们有很多业界的同仁都有了很多的经验,现在中国市场也有很好的需求,所以人才加市场的需求,再加上各种各样的变动性,是我们这些做专门职业投资的人的一个好的场景。

我相信这一次洗礼之后,我们的行业会有一个上台阶性的发展,会发展得更好更快。

投中网:最后,您给同行分享一句话吧?

赵令欢:这次新冠疫情,提醒了我们这些做投资的人要“守正出奇,化危为机”。我想借此跟各位同仁分享我的一个观点,就是利用这次时机能够回归价值本源,拥抱创新时代。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