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新闻业变革方向:改变运作模式,追求技术共识丨【芒种·趋势】

点击上方蓝色文字

关注“ 腾讯媒体研究院

在自社交媒体诞生之后,「传统新闻行业没落论」「在媒体没落时代,新闻媒体如何自救」等观点抑或呼吁不绝于耳。去年Poynter网站对美国几位记者的采访中,大多数人也都提到十年间,他们忧心忡忡,几乎活在恐慌之中,他们害怕不能长期留在自己所热爱的事业上,他们害怕社交媒体作恶打破了原本辛辛苦苦营造的和谐舆论场,他们对自己该做些什么充满不确定。

图片来源:Journalism.co.uk

过去那些年里,作为人类信息中介的新闻媒体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对人们的日常生活也带来了不小的影响。我们看到了新闻媒体将部分重心转移到线上以迎接数字化的挑战,我们看到了可视化新闻、沉浸式新闻、短视频新闻等新型新闻呈现形式的出现已跟随发展趋势,我们看到了行业组织对隐私权、知识产权等的日渐关注来规范新闻行业的运行。在过去几年里新闻业之所以能经受住时代的考验,是因为离不开整个行业的自救,未来的新闻不败也需要趁早把握局势以战略谋划。

那么,未来的新闻业将会如何?本文通过与几位业内专家的采访,了解了他们对新闻业的未来预测。

本文原载于Journalism.co.uk,作者为Daniel Green,由传媒1号(id: zcfhxy)编译。

0 1

Deepfake与虚假信息

过去几年里,Deepfake(深度伪造)技术备受关注。在路透社对该技术可能带来的虚假信息威胁的详细揭露后,Deepfake引发了整个新闻业的担忧。然而,First Draft的数字版编辑Alastair Reid解释说,Deepfake技术尚且还未走向主流,因此还有充足的准备时间加以预防此种威胁的实质性影响。

图片来源:ExtremeTech

「对于Deepfake,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会产生道德恐慌,但事实上我们日常所看的视频中几乎没有完全真实的。相比之下,人们所看到的更多的是所谓的『shallowfakes』,比如贴错标签、错误剪辑的音视频内容,这是一种最好的也是最有效的套路。 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改变整个社会对该技术的认识,而达成社会共识无疑是需要时间的。

社交媒体运营顾问Matt Navarra也同意我们有理由对「能够战胜新型虚假信息」持积极态度。 「首先,这个问题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和重视。其次,大量的科技公司正在携手积极推进虚假信息的识别问题。」

但除此之外,Reid也认为虚假信息追踪的境况可能开始会更加严重,一段时间之后才会逐渐步入正轨。「在正式回击之前,毫无疑问我们会经历较长的的试验阶段。」

0 2

技术与新闻生产

使用移动采集设备完成新闻报道的记者Glen Mulcahy表示,技术的许多发展领域具有讲故事的巨大潜力,但也存在风险。他强调 AR将是关键的领域,AR可以利用讲故事吸引众多潜在用户。

同时,他也质疑VR是否能够迅速发展起来,毕竟VR需要大量的额外设备。「Pokemon Go这种应用程序的经验表明,AR由于其消费的便捷性,确实吸引了不少用户的兴趣。」

Mulcahy提到,「额外的穿戴设备是360°全景内容与VR的共同弊病。而对于AR,用户只需要通过手里的设备就可以消费。尽管360°全景也有较大的发展潜力,并且该领域也有很多的技术变革,但这并未引起观众的共鸣,VR头戴式设备的应用仅仅是三年前预测的一部分。」

图片来源:Cal Alumni Association

尽管AR的故事讲述具有较大的潜力,但Mulcahy补充说,目前AR内容的生产需要大量的编码工作,还没有任何用于创建AR内容的简单平台。但是,随着需求的增长,机器学习可能会介入以帮助减少创建AR项目所需的时间和精力。

除了AR以外,新闻编辑室还将应用其他类型的技术,包括Full Fact的在线事实核查工具、促进实时流式传输的5G技术,以及利用机器学习来帮助剪裁16:9完美垂直镜头素材的Adobe Sensei等工具。

0 3

运作方式变革与运营项目多样化

随着千禧一代开始承担起行业的重要职务,未来十年可能会看到新闻编辑室的运作方式发生巨大变化。

图片来源:Discover Los Angeles

Tortoise Media的编辑兼合伙人Polly Curtis表示,他们这一代以及他们所师承的一代人与刚刚加入新闻编辑室的年轻一代对工作生活的态度有相当大的差异。具体而言, 这种差异体现在是以目标为导向,还是以为了寻求更多的体验与更好的交易的品牌导向。

新的一年,Facebook推出的本地新闻服务项目即将结束测试期,而Facebook是否会为该项目提供资金支持以维持计划的施行还将拭目以待。鉴于该项目成功地为行业笼络了各种人才,国家新闻工作者培训委员会(NCTJ)合作伙伴关系负责人Will Gore希望该项目最终能得到保留。他认为,本地新闻服务项目不仅有利于本地新闻编辑室,他们的用户也会从中受益匪浅。

0 4

职业倦怠与心理健康

图片来源:Columbia Journalism Review

在记者和编辑中,职业倦怠正愈演愈烈。加上MeToo运动产生的后果,很显然新闻组织需要从根本上改变其运营模式。

WellCome Institute的项目主管兼网站NewsMavens的创始人Zuzanna Ziomecka指出,组织文化的改变是最难以实施的,因此可以说这对于传统新闻媒体组织而言将是最大的挑战。「从某种意义上说,小型的数字本地组织面临的任务要相对容易一点,他们需要做的是建立起为所有人认可的文化。」

Ziomecka表示, 「接下来的十年,要重点关注新闻工作人员的心理健康问题。如今心理健康的重要性堪比过去十年中的性别与种族平等问题。」

0 5

资金来源与商业模式

尽管广告收入的持续下降凸显出扩大资金来源渠道的必要性,但Curtis认为这并不意味着免费获得新闻内容的日子即将终结。但同时他也担心未来的新闻发展将形成有能力支付付费新闻内容与无能力支付的人的两极化趋势,从而形成双层新闻系统。

图片来源:Journalism Ink

「目前很多人并不愿意为新闻付费,所以我很担心, 那些选择为新闻付费的用户将获得更高质量的新闻,而其他用户所获取到的新闻质量则会下降,从而加大认知鸿沟。」

Curtis认为,无论是新闻付费面临危机,还是难以吸引年轻用户,如果作为公共广播服务机构的BBC的地位都受到了威胁,这将是整个新闻业面临的巨大问题。「我非常希望未来十年里BBC仍然能够保持现在的地位。」

曾经担任过《独立报》的副总编辑的Gore表示,他预计其他的实体刊物也需要逐渐过渡到仅出版数字版。「绝大多数出版物还没能完全做到这一点,因此要求其他刊物立即实现数字化几乎不太可能,但我认为五年的时间或许足矣。」

Ziomecka也认同这一观点并表示, 未来十年对于确定新闻机构的未来商业模式将至关重要。

「无论是渐趋没落,还是伴随社会变化而变革,亦或者两者兼而有之,我认为十年之内,新闻业将实现从昨日的强大组织走向未来为了生存不断革新的战斗者。」

0 6

传统技能与新技能

NCTJ将于2021年庆祝其成立70周年,对于Gore来说,这一里程碑证明了该组织如何适应不断变化的技能和成为记者的要求。

图片来源:Online Journalism Review

「它之所以能够生存如此长的时间,就在于它一直以来的与时俱进。现在我们正在做的是不断地迈向数据新闻领域,并且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意识到,要想把工作做好,人们需要不断地学习,以更好地应对未来的新变化。」Gore说道。但同时,他也表示, 保持新闻工作者的初心,坚守新闻工作的基本原则和基本技能(例如速记)同样十分重要。

「这个行业的事实是,速记这项技能历经时间的考验,仍然十分重要。对于想要进入新闻行业的人来说,掌握优秀的速记能力将大大提高入行的机会。当然了,对于传统技能与新技能的讨论还将继续,只不过在我看来,速记对于增加工作机会而言是一项不可比拟的优势。」

0 7

结语

本文主要从六个方面预测了新闻业的未来趋势:虚假信息、技术、新闻运作方式、新闻工作人员的心理健康、商业模式、新闻技能。

自从2016年总统大选之后,「后真相」一词开始受到重视,甚至当选为当年的年度热词。网络新媒体带来对各种片面真相也引发了人们对网络信息的不信任以及对自我判断能力的怀疑。而事实上,正如《今日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指出的,人类其实一直生活在后真相时代,信息不发达的时候被蒙蔽;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只相信符合自己价值观的事实。只是当片面真相的威胁被过分夸大时,随即产生的便是对新技术的恐慌甚至排斥。

同样的道理,新闻业的变革本也是社会发展的大势所趋。所谓的「新闻消亡论」或许只是「杞人忧天」。互联网的冲击也好,新闻专业主义的破裂也罢,体现的不过是传统新闻观念与新兴社会发展之间的矛盾与冲突。媒体商业模式的崩塌并不意味着新闻业的崩塌,传统意义上新闻专业主义的削弱也并不意味着新闻业的没落。对于整个新闻业而言,「无论传统媒体的未来如何,都必须抛弃原来的思路。」

END

推荐阅读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新京报“剥洋葱people”公号负责人苏晓明:

如何层层“剥”开人物内心,做出好报道? 丨传媒前线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