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亿定增,华谊四面楚歌

一个月前,华谊获得了来自 阿里影业 、腾讯、阳光人寿、象山大成天下、复星系下豫园股份、名赫集团、信泰人寿、三立经控、山东经达九家公司合计22.9亿元的定增。当日, 华谊兄弟 股票涨停。有媒体提到:还好华谊有兄弟。

但兄弟真的能救华谊吗?

近日, 华谊兄弟 发布对深交所2019年年度报告问询函的回复公告。由于被审计机构出具保留意见年报,深交所对 华谊兄弟 的问询完全是意料之中。

因为2018年、2019年华谊兄弟已经两连亏,算上资产减值损失,亏损额分别高达10.93亿元、39.63亿元。按照《创业板上市规则》,上市公司连续3年亏损就会被直接退市。 今年华谊兄弟如果不能扭亏,就面临着退市风险。

如果说“疫情”让影视寒冬雪上加霜,那么当深交所的这份问询函将很多问题集中在一起时,我们会明显地看到,如今市值不过百亿出头的华谊,已经不是鼎盛时期、市值超800亿的巨头。

出征“好莱坞”失利,

资本“套现”难以为继?

“2014年4月1日,华谊兄弟公告称,华谊美国公司将与美国STX合作,在2017年底之前联合投资、拍摄、发行不少于18部合作影片……”

不知是否还有人记得6年前华谊兄弟发布的这则公告。

投资STX是华谊兄弟国际化成立之后迈出的第一步,当时很多媒体称STX为“好莱坞巨头”,对于华谊兄弟与STX合作的描绘是“华谊兄弟攀巨头”。

根据华谊兄弟针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内容可知, 华谊兄弟需对STX完成18部影片的投资后,才能收回前17部已经投资项目的票房收益。 然而,截止到2019年9月,华谊应收未收STX影片分账款1746万美元,但前17部影片整体投资处于亏损状态。

这就意味着,若华谊兄弟没有按照协议完成对STX最后一部影片的投资,就无法收回已有的1746万美元票房分账。但由于之前投资项目整体亏损的状况,使得华谊对STX的继续投资充满了不确定性。

今日的华谊已不是往日的华谊,华谊没钱冒险了。

在与STX多轮磋商后,华谊能够为自己争取到的权益是,以应收款1746万美元中的666万美元转化为与STX合作的最后一部电影《21座桥》的投资款。

然而,哪怕是剩余的部分,STX称,也要用十年的时间慢慢支付。十年后,STX是否还存在都是未知数。

投资容易,回款难。最终, 华谊对1746万美元的应收账款全部计提坏账准备。

华谊兄弟针对深交所对该笔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的问询中,是如此回复的:

即使是如此官方的回复,我们依然从一些关键词中读出了华谊兄弟的无奈以及在与STX合作中的被动。

截止发稿前,投资3300万美元的《21座桥》北美票房仅有4990万美元,亏损已成必然。

而与STX合作中的亏损,不过是2019年华谊投资亏损体系中的冰山一角。

2019年,华谊兄弟对其进行长期股权投资的公司 英雄互娱 、银汉科技及 剧角映画 分别计提12.51亿元、4.77亿元和0.75亿元的减值准备,累积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高达18.73亿元。

图标: 英雄互娱 、银汉科技、剧角映画近三年业绩状况

尽管很多上市公司都会在累计亏损两年后,在第三年大幅计提坏账、减值以求在第四年扭亏为盈,保住上市公司地位。但于华谊而言,从表面看,以游戏业务为主的英雄互娱、银汉科技的亏损确实是不可避免的。

2018年游戏版号的停发,对整体游戏行业都造成了很大的冲击。而 原定于2019年借壳上市的英雄互娱因各种原因止步,也使得华谊失去了一次能够大规模套现的机会。 (曾经华谊靠减持 掌趣科技 股份,套现25亿)

此外, 华谊兄弟旗下多家子公司,2019年业绩大幅亏损。 其中,签约有陈赫、Angelababy、郑恺、李晨、冯绍峰、杜淳,以艺人经纪业务为主的东阳浩瀚,净利润较去年缩水1.6亿。以线上票务业务为主的子公司华宇讯( 卖座网 )亏损额由2018年的1011万元扩大至9801万元。

图标:华宇讯近三年业绩状况

而《八佰》的撤档,更是为华谊扑朔迷离的前途蒙上了一层阴影。眼下因为疫情原因,电影业迟迟无法复工,而《八佰》的上映更加显得遥遥无期了。

22.9亿定增,

补不上27亿的债务黑洞?

华谊的营业收入主要由影视娱乐、实景娱乐、互联网娱乐和产业投资构成。其中, 影视剧作品的开发、制作和发行是公司业务的重点。

2019年,华谊主投项目《云南虫谷》、《小小的愿望》票房分别为1.5亿、2.86亿,归属于片方的票房收益分别为5271万和9809万。

从两部电影的类型及成片体量来看,《云南虫谷》几乎没有盈利的可能,小成本、小体量的《小小的愿望》尽管有盈利的余地,却没有出现在华谊年度营收前五名的名单中。可见,华谊在《小小的愿望》项目合作中,虽有“主投”名分,实际投资或者收益份额、范围却十分有限。

而华谊以参投身份参与的电影《只有芸知道》,虽然成为了2019年营收贡献的冠军,但其整体归属于片方的票房收益也仅有5441万。

在华谊针对深交所的问询回复公告中,我们还发现,2019年, 华谊主投项目除去《八佰》突遇危机外,另一部主投项目《龙岭迷窟》上映机会也十分渺茫。 因为这部已经拍摄完成,对外极其低调的IP改编电影,主演是赵立新。

截至目前,电影《龙岭迷窟》尚未取得公映许可证。

尽管华谊手里还握有《美人鱼2》,但这部2018年杀青,数次传出上映消息的电影,却始终没有等来明确的定档时间。

图标: 新文化 回复投资者问题提到《美人鱼2》上映档期

2019年,华谊提出要集中全部资源贯彻“ 影视+实景 ”的新商业模式,但实景的发展需要内容做引擎。没有亮眼内容的2019年,华谊的实景娱乐只能吃老本。

而疫情,让一切雪上加霜,即将要成为压垮华谊的最后一根稻草。

终于, 华谊拿到了“兄弟们”的救助——来自阿里、腾讯、 复星集团 等的22.9亿定增。 但别忘了,这个时候的华谊已经“债台高筑”。

根据华谊兄弟对深交所的问询回复公告可知,截止2019年12月31日,华谊兄弟有息债务总额高达34.4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长期负债总额为27.54亿元,占总体债务总额的80%以上。

华谊部分借款信息

到2020年12月,华谊要赚多少钱,才能先堵上马上就要漏水的27.54亿大窟窿?留给华谊的时间,还有6个月。

债务过高,也是华谊兄弟2019年被审计机构出具保留意见并增加“与持续经营相关的重大不确定性”强调事项段年报的重要原因之一。审计机构认为存在对华谊兄弟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

而华谊对22.9亿定增的使用用途也在预案公告中写得清楚,此次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借款,优化公司债务结构,降低财务成本,并非是用于项目开发,持续经营。但即使这样, 22.9亿的定增与27.54亿的负债之间也仍有超5亿的差距。

俗话说,救急不救穷, 兄弟真的能救得了债台高筑、业务全面下滑的华谊吗?

除去深交所的问询外,华谊的2019年财报也是疑点重重,诸如影视娱乐版块中,前5名影视作品(指《只有芸知道》《火王》《绝密者》《云南虫谷》《生活对我下手了第二季》)只占该业务总营收的14.36%。但几乎所有上市影视公司其营收贡献前五的作品都占公司总体营收的50%以上。

是什么样的业务为华谊贡献了剩余86%的营收,创造了将近17亿的业绩,我们不得而知。

结语

在华谊的鼎盛时期,王中军有太多豪言壮语。

2010年投资 掌趣科技 后,王中军曾信誓旦旦的说,减持掌趣科技股份能够至少维持未来十年的收益。

面对只需要10亿的英雄互娱,王中军豪气砸出20亿,说“要给创始高管一些套现赚钱的机会” 。

这又是一个成也萧何败萧何的故事,华谊兄弟当年靠玩转电影与资本成功成为了 中国电影 第一股,但如今却变了“危机四伏”。

但在这份回复公告中,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利好的消息。

备受期待的《白夜追凶2》已经由华谊投资公司七印象文化传媒开始筹备。成功打造《鬼吹灯之怒晴湘西》《鬼吹灯之龙岭迷窟》后,《鬼吹灯之昆仑神宫》也将继续由七印象传媒制作。《手机2》的重启,也在计划之中。

我们也期待疫情早已结束,电影市场能重回往日的热闹,期待《八佰》《手机2》《阴阳师》《749局》的上映,能让华谊起死回生。我们并不想见证一个帝国的陨落,只希望 华谊能回归“初心”,立足内容之根本

从一名部队退伍的军人,到“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的缔造者,王中军见证了中国电影与资本市场互相成就的十年。但随着近年来华谊情况的恶化,王中军也频频“卖画”救公司,但这一次,真正能拯救华谊的,不是“兄弟”,只能是王中军自己。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