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公关的618

据说很多「宝贝」降价了,但我一分钱没花,今年618的盛况,我全程在朋友圈感受。

离我十公里之外,像双11一样,很多自媒体同行在一个类似影院放映厅的地方,关注京东实时推送618的销售战绩。

而在线上,同行们以每十分钟一张「战绩图」的速度在朋友圈刷屏。想看正常信息的我,如同漫步在「广告街」,花花绿绿的底图,鲜红的数字,直撞眼帘,也是醉了。

我加入的几个行业微信群,也都被京东冠了名。

考虑到很多读者离科技自媒体圈甚远,容我大概解释一下。

例如,我建了一个叫「三表龙门阵全球影友会」的微信群,互联网公司一旦有新品发布或举办大型活动,这个群名可以改为:「XXX公司XXX大促」。

这当然是一门生意。

相应的,自媒体当然也是生意人。

这没什么羞于承认的,影响力可以作价,这早就成为事实了。同样,那些看自媒体发广告或软文就喊着「果取关」的「外宾」越来越少了。

当然,一旦以这个「真面目」示人,读者便习以为常,更理性的判断当是:「生意人的话半真半假,随之降低所阅读内容的可采信度。」

基于此,公关迎来了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好的在于,媒体远古时代,他们需要打通很多关节,才能赢得需要的喝彩声,对面又有新闻伦理及单位体制的掣肘,总是件复杂的事。

现在,他们只需抓住少数的意见领袖,以红包或合同的形式,就能够获取支持的声音。当一切都是生意,事情就变得简单了。

坏的在于,总有搞不定的人或漏掉的人,那就是「噪音」存在的隐患,而且一单一利索,保不齐还会反水。

有钱的公关,以及在企业中战略地位高的公关,便不存在「坏的时代」。

他们能提供给信息发布者华服美居、高档机酒,伸手不打笑脸人,大家开开心心,事情便好办多了。公关的第一要义是争取公众认同,如果向公众传递信息的人从「啄木鸟」变成「宾客」,这岂不是最高的境界?

再说「战略地位高」,世人皆云阿里拥有公关天团。当然这个团队成员的业务能力卓群是主因,但切莫忽视他们在企业中的地位与话语权。

相反,那些没钱、没地位的公关就很难做了。

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小米了。

小米最初是「自公关」,依赖彼时火爆的社交网络,全靠口碑与自来水,他们一度还总结成方法论,印成书,一纸风行,惹得各家企业争相膜拜:「什么?你敢跟我提预算?你看人家小米一分钱没花,满屏的新闻,你是干啥吃的?!」

曾经的小米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可世易时移,借风口造一时风云只是暂时的,钱袋子是永恒的主旋律。

我听说小米开发布会,安排媒体老师住「如家」,惹得很多前辈不快。

实际上,住哪无所谓,但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别个「华为」招待,五星酒店,车接车送。别家新品发布,老师人手一个,你这不,「老师,我们那边有媒体验区,您可以去看一下。」

两相对比,难免会有落差。

以前穷,媒体还能理解,毕竟创业维艰。现在都上市了,媒体自然认为你不能紧衣缩食了。

可说白了,他们还不是BAT级别的企业大鳄,加上追求低毛利、厚道,牺牲的就是市场和公关的费用。

公关到底重不要重要,魏武挥老师特别爱讨论这个话题,甚至去到上海电视台和人辩论。

但他的观点很狡猾——公关没那么重要。

好嘛,他留了很大的中间地带,进可攻退可守,「没那么」的解释权和定义权都在他手里。

我也只好同意作罢。

它可以很重要,看老板怎么定位公关。是擦屁纸还是御林军,这很关键。

可总有一点,在当下没有明显技术壁垒、竞争壁垒的企业中,公关有没有钱很重要。

有人说了,三表你咋这么俗呢?我虽以接广告为主,尽量不卖观点,可我们总要从整个行业的层面来看问题。

我压根不信,如果没有「钱」开道,我朋友圈的618信息能那么火爆。

但我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可接受的,Business is business,谁能不遵从游戏规则呢?

从经济的角度讲,有些钱花了,心才安定。

PS:今天我墙裂一个好朋友的公众号:「 王犀知 」。这位朋友,我视如己出,他不愿透露姓名,才华远在我之上,世所罕见。他最新一篇《探秘一门神功——铁裆功》,我笑出了腹肌。请速速扫码关注:

你还可以看:

罗永浩的优点与缺点

库里席地而坐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