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津巴布韦做一名持枪反盗猎志愿者,是怎样一种体验?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杜绍斐(ID: shaofeidu) ,作者:Markzoo,头图来自:杜绍斐

我是个很幸运的人,我承认,游走在世界各地,一次又一次的体验着各种人的生活。

这样的方式让我学习了各种技能,体验着世界,让我不断的升级。

2017年,我去了非洲的津巴布韦,在这里和来自中国的志愿者,一起参与了反盗猎行动…

从卫星图上可以看到,津巴布韦位于非洲大陆中南部,是真正的非洲国家。周围邻国很多,我们这次的目的地位于津巴布韦与赞比亚交界处的Manapools国家森林保护区。

下面这位是王珂,津巴布韦反盗猎发起人,常年活跃在救援,公益等事业,在他的安排组织下,我们踏上了津巴布韦的行程。

王珂的团队成员还有旅居津巴布韦20余年女商人,宋黎,为动物保护援助230万美元;还有救援专家兼任团队安全官,张广瑞; 他们之所以走到一起,源于希望作为中国人,为保护地球多做点事。

尽管近年中国乃至绝大多数国家严厉打击象牙贸易。但在原产地盗猎仍屡禁不止。顶峰时,一年超过20000头非洲象被猎杀。

更残忍的是,由于象牙根部长在头骨内,也是最为粗壮、有分量的一截,直接影响售价。盗猎分子为此,会直接砍掉大象的脸,再任由面部血肉模糊的大象躺在地上痛苦死去,非常残忍。

保护环境及人道关怀下,他们想从源头打击盗猎活动。

2017年12月中旬,我抵达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落地才知道,1个月以前,这里刚刚发生了军事政变,但是机场感觉还算平静。

由于在埃塞俄比亚转机,离索马里很近,和营地来接我们的老佛聊天时,我们还说要去索马里的摩加迪沙走走看。

老佛给我们的回答很简单,“做好随时丧命的准备…”,后面我们安静了很久。

照片里这位,就是我说到的老佛,他在津巴布韦生活了21年,背景深厚,我们将要前往的Manapools国家森林保护就是由他负责管理,他可以说是Manapools的“王”。

在保护区,老佛了解每种动物习性,甚至对狮群领地也了如指掌,他将这里的动物视为家人,也因此在巡逻中,带着新来的中国朋友们跟当地生灵熟识,他是这里的守望者,志愿者们也将他奉为“教父”。

老佛及团队守护的Manapools国家森林保护区位于津巴布韦最北端,营地位于赞比西河河岸,对岸就是邻国赞比亚,上游是世界7大奇迹之一的维多利亚大瀑布。

靠近赤道的热带非洲地区只有雨季和旱季。旱季来临,动物为了寻找水源,肯定会来到这附近,加之这里是界河,为跨国界盗猎提供了便利,Manapools国家森林保护区就成为了津巴布韦盗猎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哈拉雷到Manapools开车约600公里,从高速公路一路开到了泥泞的森林园区。抵达时,这里正是非洲的雨季,雨季对于动植物是最好的季节,植物茂盛,潮湿,水量大,蚊虫会更多。旱季则正好相反,是观察动物的好季节,相对干燥,蚊虫较少,非洲大地可以一览无遗。

图注:刚刚进入Manapools,一片黑斑羚就从我们面前穿过。

还是在路上,我们偶遇了花豹。花豹非常机警,在我们休整停车的时候,躲在树林深处观察着我们。老佛指给我看的时候,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它身上的花纹非常具有隐蔽性,即便在这张图上,我相信各位也要停留2秒钟才能发现。

深入森林营地的路整整开了一天,直到深夜,我在车后面的露天座位上吹了大半天。入夜后的森林和白天反差巨大,森林是有呼吸和声音的,我们小小的车队逐渐被夜色吞噬包围,甚至让我有了一丝恐惧,倒不是我胆子小,因为周围确实有从没真正见到的猛兽。

比如这位就是我恐惧的理由,鬣狗,学名Hyaenidae,简称哈伊娜,诨名“非洲二哥。

1994年动画片《狮子王》中有过出色的表演。此狗食腐肉为生,弓背探头,鬼鬼祟祟,群居,攻击性很强。不过它上面还有大哥,狮子和大象。

连夜到营地后就安营扎寨了,没来得及仔细看一眼周围环境。

第二天,为我们准备早饭的是津巴布韦反盗猎志愿者的老队员,伊琳。从到非洲开始,我就起得很早,睡得更早,因为天黑以后实在没事可做,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扫除帐篷内的蚊虫。

早起后我胃口不错,把队员早上做的烙饼吃光了,事后才知道我吃了人家一天的干粮~到非洲后,我的胃口也一直不错。

营地厨房干净整洁,所有物资食材从外面定时运送进来,需要按日分配。光伏板供电冷柜,新鲜的水果蔬菜也有,但是依然是宝贵的物资。

由于地处森林深处,补给有限,平时要自己做饭,闲来无事,钓鱼,健身,欣赏夕阳,便是队员们的日常休闲。城市生活久的人听到这些,会非常向往。但是真能坚持下来的并不多。

每年,这里会定期招募志愿者。在前几年,只要符合基本条件,几乎所有人都可以申请报名,但是第一没有报酬,第二,参加的最短时间为每期4~6个月。第三,津巴布韦地处非洲腹地,营地条件艰苦,旱季干燥高温,雨季蚊虫叮咬,各种危险动物出没。很多人有这个情怀,但是考虑到时间,艰苦程度,也只能是停留在有兴趣、保持观望阶段。

营地周围有很多动物,危机四伏。

当天早上就看到营地门口的象群游走。我们到达的前一晚,营地铁丝网就被象群故意踩踏坏了,志愿者们只能默默地看着。

有小象的象群会更加警觉,攻击性非常强,即便没有小象,大象用鼻子轻轻打个招呼,人也会骨断筋折。面对野生大象靠近,我们能做的就是安静地让路,躲开视线。这毕竟是野生动物园,我们几个是脆弱的人类。

大象不仅出现在白天,夜间我要回自己的营房就被老佛警告。

在野外,走50多米需要双人结伴,同时,灯光要不停巡视四周。大象视力不好。脚掌有非常后的角质层,在草地上走路悄然无息。很有可能在转身的一瞬间,大象就在身边,它一旦自卫,也许并没有恶意的一个碰撞,我就会粉身碎骨。

猴子狒狒会主动地来采摘破坏,就连营地内的水果鸡蛋,都是这些猴子的目标,队员们曾经尝试过各种驱赶,捕捉,完全无效。

比猴子更骚扰营地的是狒狒,这是他们的头骨,可以看到这两颗锋利的犬齿。

整个公园,最让老佛反感的就是狒狒。虽然动物需要保护,但是也是有所区分的,狒狒不在此行列。

除了动物。还要应对雨季的昆虫叮咬。

非洲大蚊子,蝙蝠、各种甲虫,马蝇,白蚁,种类丰富。营地的行军床,四个床腿要泡到水盆里,第二天会发现水面一层白蚁。洗手池使用前先要放满水,可以看到一层昆虫漂浮起来。营地的木质结构建筑,每年要定期更换木材,内部早已被白蚁蛀空。

其中最严重的是非洲马蝇,非洲马蝇专门叮咬大型动物,也会叮咬人类。马蝇身体自带病毒,会让人睡不醒,并且无法凝血。本人曾被马蝇叮咬,幸好及时发现。

由于大陆差异化,很多非洲的小病症,我们亚洲人没有抗体,会变得非常严重。出发前,一定要在国内注射疫苗,取得检疫证书 (小黄本) 。最主要的有霍乱、黄热两种疫苗。上文中提到的津巴布韦反盗猎的安全官——张广瑞,在接我们进入营地的时告诉我,他刚刚霍乱痊愈。

津巴布韦反盗猎主要工作就是每日巡逻。

巡逻方式有汽车,动力滑翔伞、冲锋舟、直升机。直升机的起飞工作很繁琐,只要停飞几日,蜂就会入住飞机内部筑巢,图片上就是清理出来的蜂巢,这个过程中还需要提防被蛰。此外,双人座小型直升机很轻,还要根据当日的天气情况才能起飞。这也是需要多种交通工具巡逻的原因。

飞行在赞比西河边,整个Manapools尽收眼底,在空中可以看到水面成片的河马,地面奔跑的黑斑羚群。直升机坐上去确实晃晃悠悠,尤其转弯侧飞,真没什么安全感。

由于经费有限,直升机很小,受天气影响极大。滑翔翼等同样面老旧问题,并且因受天气及气流影响,无法做到全天候起飞巡逻——那就需要地面巡逻,期间与盗猎者相遇不多,但并不意味着安全。

盗猎分子相当于小偷。他们的目的是获取象牙,而不是士兵战场作战。所以面对当地国家武装及反盗猎巡逻。盗猎分子的首选是躲避,逃跑。只有在被包围没有出路的情况下,才会拼死一搏。

在Manapools曾经出现过与盗猎分子交火的情况,一对德国父子被流弹击中牺牲。盗猎分子并没有受过正规军事训练,只是在逃跑的反击中任意扫射,造成了悲剧。所以在今年,我们更多的采用空中巡逻的方式保证志愿者的安全。

反盗猎志愿者的营地会配有枪支,包括M16、M41、雷明顿霰弹枪、格洛克17手枪。

配备这些武器,一方面要面对盗猎分子,另一方面同样要面对大型动物的危险,但是在任何情况下,动用武器都不是首选,是面对危险最后的底线。

我们是反盗猎志愿者,并不是士兵。 盗猎分子也只是追逐经济利益,没有国仇家恨,且很多是被逼无奈的未成年人。 在巡逻过程中,只要有我们的巡逻队伍出现,不论空中,还是陆地和水面。盗猎分子看到,一般情况下会主动退避,我们会通过对讲机联络当地武装追捕。如果遇到交火,自然毫不留情地反击。

这里需要备注:并不是所有志愿者都有资格持枪。我们几位主要队员,在国内,老挝,美国,都接受过正规武器训练,安全官培训。我之前曾在老挝湄公河畔接受军事培训,在以后的故事中会再说。

巡逻中会遇到更多动物。

我们能看见大象在赞比西河边游戏。三头大象正值壮年,精力充沛,象牙已经长成,很完整,也很值钱。当我们靠近的时候,它们虽然注意到了,但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互不打扰。可以想象到,如果是盗猎分子处在我们的位置,这三头大象难逃厄运。

也看到平和无害的黑斑羚,屁股和后腿有一片白毛,呈字母M型,老佛说它们就是狮子的麦当劳,也真可悲,这就是非洲的弱肉强食。

巡逻中还能见到狒狒。这动物是个贱种,在我偷偷靠近拍摄时,被狒狒群发现。一只狒狒竟然突然拉过另一只,搞起了小动作。据说这是狒狒宣誓领地的一种方法,既然宣誓领地,看来是把我当同类了。

巡逻所遇动物中,唯一没有任何逻辑的,是河马。

在这里,河马每年制造了最多的袭击事件,并且,很多河马的死亡就是由于互相之间的攻击。 据说河马到一定年纪后,脑子会变得弱智,没有任何理由地发狂。

我与河马在赞比西河上经历了一次近距离接触。

当时志愿者三人在老佛带领下乘坐单发动机的冲锋舟巡逻,看一只河马下水,很快近处又露出水面一只,只露出鼻孔和眼睛,我询问是否是同一只,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

在我惊讶这大家伙潜水速度时,冲锋舟突然搁浅了。岸上和水中的河马几乎都注意到了我们,冲锋舟上四个强壮男人瞬间凝固,老佛将枪攥在手里,队员则全力晃动发动机力求脱困。

直到船身开始移动,离开河马群一段距离,我们几个才想到开口说点什么。回忆当时的困境,如果一只河马冲过来,我们几个将灰飞烟灭。

在这里,我还见到了更多的动物,但很难拍到。

因为是雨季,植被茂盛,动物藏很深,同时还有拍摄器材的限制,动物的警觉性,以及随机性,太多动物没有拍摄下来。虽然我也身为摄影师,但是拍摄动物题材依然有很大操作困难,需要更多的时间去等候,更好的器材去捕捉。在这里向各类户外野生动物拍摄团队致敬。

再给一张老佛的照片,我们称他为这片土地的“王”。这老爷子身上的气场竟然能罩住这片非洲草原。所有动物似乎也知道这老头子的存在,对他保持着敬意和距离。这又是一位让我印象深刻的硬汉。

这就是这群志愿者守护的大地,虽然天上有云,依然月光普照,各种动物的叫声在周围,在这样的环境下融入非洲大地,这时候能感觉到我是在一颗星球上,这个星球叫地球。

雨季,维多利亚大瀑布藏在云雾中,草原是绿色的,还看不出非洲真正的野味,我走在这里,很明显就是个外来物种。还算能够坚强地活着,这里对我最大的困扰不是吃住,也不是动物及盗猎者的威胁。我紧张的是各种蚊虫叮咬,是看到动物的尸体,甚至是盗猎者留下的痕迹。

但在这里内心很坦然。没有去无病呻吟的找什么生命的意义,也没有去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去污染雪山高原。 我在这里,为保护地球的动物巡逻一下而已。

看着赞比西河的夕阳,想想曾经各种消费大自然、消费人文的无意义旅行,只能叫做旅游。再回想起自己的日常生活,干得很多事就都是个笑话,毫无意义,自欺欺人。

想找意义的人,大可不必去西藏自驾游找感觉,来做一次反盗猎志愿者,看看这个星球,其他什么都别想。

想说的太多,说也说不明白,下次…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杜绍斐(ID: shaofeidu) ,作者:Markzoo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