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靠用户数据一家独大,“DuckDuckGo”等新搜索引擎还有机会吗?(上)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2018年7月,Google因限制在Android手机上的搜索而被罚了43.4亿欧元。大概两年后,Google的竞争对手声称罚款对现状几乎没有改变,该公司依旧一家独大。DuckDuckGo内部进行过一项测试,就算你把Google放在选择屏幕的最下方,用户依然会略过前面的所有选项,选择Google。Matt Burgess在《连线》英国版用一篇长文聚焦了Google受罚2年后欧洲手机搜索市场的现状,原文标题是:Google got rich from your data. DuckDuckGo is fighting back。篇幅关系,我们分两部分刊出,此为上半部分。

划重点

从2020年夏开始,欧洲的新Android设备设置时会增加一个选择默认搜索引擎的界面

这是为了阻止Google滥用自身Android操作系统的主导地位

选择屏幕令Google的竞争对手在Android设备上拥有了空前的存在感

其中最大的受益者是许诺不会跟踪用户的DuckDuckGo

此前尽管斯诺等事件和剑桥分析丑闻令DuckDuckGo有了曝光度,但新的选择屏幕才是更实际的利好

欧盟开始强推默认搜索引擎“选择屏幕”

从今年夏天开始,当你在欧洲对新的Android手机或平板电脑进行设置时,系统会向你显示一个额外的步骤:会出现一个选择界面,让你选择默认搜索引擎。

那个界面很简单。在一个搜索图标和一段简短说明下面会出现四个选项。一个是永远选Google;其他则要取决于你所在的国家/地区。选择Google其中的一个竞争对手的话,其结果(而不是Google的搜索结果)将会显示在主屏幕搜索小部件以及Chrome网络浏览器里面。其app也将被下载到设备上。

这一变更很小,小到很多人可能都不会注意到。但是在整个欧洲大陆,这标志着一个根本性的转变。在欧盟委员会对Google以违反欧盟反托拉斯法为由处以43.4亿欧元的罚款后,就有了这个选择屏幕的出现。2018年7月18日,竞争事务专员玛格丽特· 韦斯泰格(Margarethe Vestager)对Google实施了这笔罚款,这是她对该公司施加的三项罚款当中的数额最高的一笔,起诉罪名是Google滥用了自身Android操作系统的主导地位。

大不是罪,但是欧盟委员会说,处在主导地位的大公司负有“特殊责任”,不能够通过限制竞争来滥用其强大的市场地位。在长达三年多的调查结束时,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Google非法利用率Android来确保流量流向Google搜索而不是竞争对手。欧盟委员会指控Google采取了三种不正当手段。该委员会表示,Google要求,如果设备制造商想获得Google Play应用商店的许可的话,就得预先安装Google Search和Chrome应用 app;同时,Google已向移动网络运营商和手机制造商付费来排他性地预安装GoogleSearch;如果制造商想预装任何的Google app的话,会阻止制造商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创建其他版本的Android。

欧盟委员会表示,Google的行动帮助其巩固了自己在移动搜索行业的主导地位。在欧洲,超过95%的移动搜索是通过Google进行的。这个市场主要是Android设备,但Google还向苹果支付了数十亿美元,令其成为iOS Safari浏览器默认的搜索引擎。根据Vestager的说法,其Android的做法“剥夺了竞争对手进行创新和竞争的机会。” Google正在对这一决定提起上诉。

欧洲的很多反托拉斯法罚款事项均将解决问题的责任放在有罪的一方。Google已经跟手机制造商重新签订了合同,并放宽了其他人对Android开发方式的限制。在运往欧洲经济区的新手机和平板电脑上,它还引入了搜索引擎选择界面。

选择屏幕令Google的竞争对手在Android设备上拥有了空前的存在感。过去,小一点的玩家从未有过这样的机会得以直接接触全球最大的移动操作系统上的用户。

其中最大的受益者当属DuckDuckGo ,这是一家美国的搜索引擎,由CEO Gabriel Weinberg在2008年创立。在首次实施时,DuckDuckGo 将出现在欧洲全部的31个选择屏幕上,这个规模只有Info.com可与之匹敌。这家公司跟Google的竞争已经进行十多年,它提供了一个强调隐私不会收集用户数据的搜索引擎,但是跟Larry Page和Sergey Brin的创造相比,它的体量仍然很小。40岁的Weinberg 说:“我们没有推翻Google的意图。我们的目标是希望选择隐私选项的消费者,这些人应该能够轻松做到这一点。”

DuckDuckGo的诞生

他对DuckDuckGo的想法部分诞生自一堂彩色玻璃课。2007年,在完成了麻省理工学院的技术政策硕士课程,并以10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社交网络初创企业Opobox之后,Weinberg决定要尝试一下自己的新兴趣。课堂老师把最好的网站的印刷品分发给大家,好让学生了解有关制作彩色玻璃的更多信息。当Weinberg尝试在Google上搜索相关信息时,却发现老师推荐的网站一个都没出现在搜索结果顶部。

那张纸导致了I've Got Fang的创立,这是一个众包网站,大家可以到这里提供有关特定主题的权威URL。住在费城的Weinberg认为,大家的知识也许比Google的算法更好。

I’ve Got a Fang失败了:很少有人给这个网站添加链接,而且这个网站也没有受到任何关注。但是由人来策划这个思想已经刻在Weinberg的脑海里面,于是他把这一想法跟另一个失败的业余项目,一个已经陷入到跟Google的麻烦当中的项目的幸存者结合到了一起。Tldscan 是网站系列,这些网站会爬取结构化信息并将其发布到网络上——你可以把它看作是体育统计信息的集散地。Weinberg在2010年曾写过一篇博客文章(现已归档),标题叫做《我的(通常失败的)业余项目和初创企业历史》,里面介绍说他每天可以从Tldscan 获得50000个访客以及500美元的收入。“然后Google就把我所有的网站都列入了黑名单,”他写道。

Got a Fang’s提供人的专业知识跟Tldscan 努力揭示有用信息结合到一起,就成为了1年后的2008年9月推出的DuckDuckGo的关键支柱。今年3月,戴着眼镜,胡子刮得干净的Weinberg在一次Zoom通话中说道:“我原先的想法是:搜索能不能有更好的用户体验?”。(尽管Covid-19病毒在全球蔓延时,许多公司不得不从根本上调整自己的工作方式,但对于DuckDuckGo来说一切并没有什么改变;DuckDuckGo 的89名员工始终都是远程工作,而且也没有总部。)

一开始,Weinberg先是自己去开发爬取、建索引以及对web进行排名所需要的技术,但是当Yahoo! 引入了一项名为“Build Your Own Search Service”(BOSS,建立你自己的搜索服务)的服务时,他不再自行开发。而是利用这一点来专心完善Yahoo!的结果,并在此之上增加其他的服务。如今,DuckDuckGo已经将来自400多个来源的数据整合到自己的搜索结果里面:微软的Bing主要用于显示相关页面,但是Wikipedia、Apple Maps、TripAdvisor以及DuckDuckGo 自己的网络爬虫工具也做出了贡献。DuckDuckGo在其搜索结果旁边显示的“Instant Answer”摘要有1000多种不同的来源。

直到2010年,这家搜索公司才确定了自己的独特卖点:它不会跟踪用户。该公司承诺会丢弃IP地址信息,不会存储大家搜索内容的详细信息。Weinberg说:“一开始时,隐私并不是我们主要的吸引力。那时候隐私还不是众所周知的问题。”

一开始它的增长缓慢;2010年4月时,该网站每天大概只有收到约30000到40000项搜索查询,在搜索的雷达上几乎都没有影子。Weinberg直到2011年才雇用来自己的第一位全职员工,在此之前,他的精力主要都是放在当自己(在DuckDuckGo成立后的第二年出生)的第一个孩子的全职父亲上面。他说,在跟一些早期投资者开视频会议的时候,他有时候得把自己的第二个孩子从摄像头的视野内推开。这家公司在2011年的A 轮融资当中筹集了300万美元,那一轮的领投者是Union Square Ventures。

DuckDuckGo取得的真正突破要归功于斯诺登(Edward Snowden)。这位前美国国家安全局承包商在2013年爆炸性地披露了美国政府的监视行动,称Google是英美间谍机构使用的主要数据来源。大家开始对寻找隐私优先的替代品产生了新的兴趣,一年之内,DuckDuckGo的每日搜索查询量从150万增加到了410万。

在当时,许多从Google切换过来的人不会对他们的新搜索引擎所提供的体验感到满意,而且很可能很多人很快就又切换了回去。Weinberg说,直到2014年时,DuckDuckGo 才能真正跟硅谷的那位竞争对手掰掰手腕。对该公司而言,这是关键的一年:公司迎来了第十名员工;在对网站进行的一次重大的重新设计中,又把新闻,视频和图片等整合了进来;而且成为了苹果iOS  Safari浏览器的替代搜索引擎选项。Weinberg说:“实际上苹果对我们来说是一次来自主流的认可。”

同样在2014年,DuckDuckGo首次实现盈利;从那以后这种盈利的局面得以持续下去,该公司预测自己将会在2020年首次突破1亿美元的收入大关(不过这可能会受到Covid-19大流行的影响)。

它赚钱的手段跟Google一样:通过广告。每当用户点击显示在搜索结果旁边的广告时,公司都会从中获利。但是两者的区别在于,DuckDuckGo 使用的是基于上下文的广告而不是严重依赖数据的行为广告,后者并帮助Google每季度赚取了数十亿美元。

上下文广告会根据用户的搜索内容向用户展示:如果你用DuckDuckGo搜索“Mercedes”,搜索结果就会为你投放汽车广告。但是,如果Google“Mercedes”的话,汽车广告就会在该页面和web上跟踪你,因为Google会将这些数据添加到它所知道的有关你的其他信息里面。行为广告更加有利可图,因为每次点击广告时,人们购买的可能性会更高。Google了解用户最有可能点击哪些链接的专业知识能力只有Facebook 能与之相媲美。

但大家对隐私问题意识在不断提高,这也在不断推动DuckDuckGo的增长。跟斯诺登的揭露一样,2018年的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丑闻事件又一次把Weinberg和DuckDuckGo 推向了主流。大约在同一时间内,该公司发布了可组织Web跟踪的桌面浏览器扩展程序,以及自己用于Android和iOS的移动Web浏览器。

集腋成裘,累积效应是显著的。2018年3月17日,也就是在《观察家报》首次报道了Cambridge Analytica 的那一天,大家到DuckDuckGo上面进行了1700万次的搜索; 仅仅在两年后,其日搜索量就达到了5700万次。Weinberg说,DuckDuckGo的主要用户是既关心隐私又愿意采取行动的那些人。他说:“在斯诺登事件之后,真正的关注开始上升。而在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之后,采取行动的比例确实有了飙升。”

Google新的Android选择屏幕可能会进一步推动DuckDuckGo的发展,最终将其推向主流,因为在未来几年之内将会有数百万人要更换旧手机。Weinberg说:“如果应对得当的话,这真的是一次公平竞争的机遇。” 不过他,还有其他的搜索引擎,对Google的实施均有异议。

译者:boxi。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