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才是衡量Libra的最好天秤?

自从6月18日Facebook正式发布白皮书、宣布推出天秤座稳定币Libra,并同步上线项目官网( https://libra.org )以来,Libra已经成了全球最热门的词汇,而事件本身的争议程度甚至比起“贸易战”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与大多数人误念作“tiān  píng”不同的是,天秤的正确读音应该是“tiān chèng”。至于为何把稳定币取名为“天秤座Libra”,Facebook 稳定币项目首席执行官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解释到:“我命名了Libra……Libra是一种评估铸币的权重单位,也是正义的象征,因为在法语里“Libre”的意思是自由。”

简言之,马库斯希望天秤币能给世界带来自由、公平和正义。然而,这种带有理想主义的情怀未必为世人所认可,相反,它带来的更多的是非议。

1、 权力的游戏

自从Libra项目正式宣布以来,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一轮又一轮的反对浪潮。它刺激了全球首个加密货币比特币的大幅波动,引发了美国国会议员们的恼怒,最为重要的是,它还引发了世界主要国家监管部门的批评。

7月11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美国参议院出席听证会时对 Libra 项目表示“严重担忧”。鲍威尔表示,尽管项目方认为它有益于公众,比如改善消费者融资渠道,但该项目在隐私、洗钱、消费者保护和金融稳定相关领域引起了严重关切,应在该项目继续推进前得到彻底和公开的解决。总体来讲,鲍威尔的表态还显得谦逊与理性。

紧接着,7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连续发表了三条推文,表达了对数字货币和Libra 的反对意见。特朗普表示,“在美国只有一种真正的货币,而且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大,既可信又可靠。到目前为止,这种货币是世界上最具支配地位的货币,而且它将永远保持这种地位。它叫美元!”

7月15日,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表示,脸书计划推出的加密货币“可能会被洗钱者和恐怖主义金融家滥用”,这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

近日,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认为,“ Libra 可能对全球经济产生的巨大影响……如果Libra寻求在全球范围内使用,各国必须进行全球范围内的政策协调(作为应对措施)。”

如果说日本方面只是在温和地表示异议的话,那么德国方面的忧虑则更加明显。德国财政部长舒尔茨(Olaf Scholz)认为:“Facebook 的计划似乎考虑不周,还存在数据安全问题”,“我相信我们必须迅速采取行动,而且 Libra 不能在没有解决所有法律和监管问题的情况下继续进行”。

但是到了法国监管机构那里,反对声音就再度升级了,反对理由也更加直白了。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Bruno Le Maire)明确表示:“……我不希望 Libra 成为主权货币。Facebook 拥有超过10亿用户,做出的任何决定都可能产生系统性影响。我们不能让那些为私人利益服务的公司拥有主权国家的所有属性。”勒梅尔进一步明确强调:“我们的红线是,Libra不能也不应该将自己转变为主权货币。”

美国当地时间7月16日和17日,Libra项目负责人马库斯先后参加两场听证会,在国会山舌战群儒。但是,这些来自各个专业领域的议员们多次打断马库斯的发言,也全程对Libra表现出非常一致的质疑和反对。他们不去关注区块链的技术本质和加密货币的创新精神,却在逃税、数据泄露、网络犯罪、美元霸权、用户隐私安全甚至Facebook的黑历史等问题上纠缠不休。

而几乎在听证会进行的同时,G7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也参加了在法国尚蒂伊城堡举行的G7国家会议。会上,G7集团部长们一致同意,有必要对Libra迅速采取行动。这种异口同声的论调,与当年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时期反法同盟的态度,何其相似!

可以看出,因为Libra稳定币项目,当前Facebook似乎已经陷入了内外夹击、腹背受敌的困局。在求全责备的反对浪潮中,马库斯把姿态放到了最低,他在证词中不再坚持白皮书宣布的在2020年推出Libra,“我想明确的是:除非我们完全解决了监管方面的担忧,并获得批准,否则 Facebook 不会推出 Libra 数字货币。”此外,马库斯还在描述中淡化了Libra的数字货币属性,将其定位于一种支付工具,“相较于比特币,Libra 更类似于支付宝、微信”。

描述的改变和姿态的放低,也是策略的改变。Facebook很清楚,在主要国家监管部门和议员们的反对浪潮中,强行推出Libra是自寻麻烦。而淡化Libra的数字货币属性,再把姿态放到了最低,则是以退为进,尽最大可能地降低了来自于监管部门的阻力。这样既充分尊重了各国监管部门,也给了世人充分的探讨和理解时间。在这种背景下,如果各国监管部门还不予放行,那平常一贯标榜的“自由主义”、“市场经济”等普世理念又哪里去了?

2、公司的崛起

数百年来,人类史上最重大的事件之一,除了科技革命,就是公司的崛起。科技革命直接改变了生产力,公司的崛起则直接改变了生产关系和社会结构。

如今,公司崛起的高度几乎可以比肩主权国家,除了没有固定领土和军队。但是,那些军火商和雇佣军组织,也是在以公司的形式出现,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最大程度地提高效率,优化用户体验,提供最好的产品或服务。

与国家可能沦为某些私人集团的附属物而变得因循守旧闭关锁国不同的是,公司一定是在追求盈利最大化、态度最优化、市场最大化,这也决定了公司必然以最开放的胸怀、最优质的态度、最彻底的创新精神来追求最广阔的市场,这是公司的本质属性和宿命,否则它就要倒闭破产,走向死亡。

在全球,那些大公司已经发展到了富可敌国的地步。2018年,苹果市值首次突破了万亿美元大关,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个万亿市值的公司,也成为首个突破万亿美元的科技公司。万亿美元是什么概念?超过了东南亚第一大国印尼整个国家的GDP,可以在全球GDP国家排行榜排在第17名。2018年苹果第三财季财报显示,苹果实现营业收入533亿美元,同比增长17%,净利润为115.19亿美元,这都远超许多国家一年的财政收入。同样,近期亚马逊的市值也超过了万亿美元,位居全球第二,仅次于总市值1.06万亿美元的微软。

再回到Facebook的话题上,目前Facebook的总市值也达到了5600多亿美元。Facebook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第一季度营收为150.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119.7亿美元增长26%;净利润为24.3亿美元;到2019年3月底,Facebook日活跃用户人数为15.6亿人,月活跃用户人数为23.8亿人,应用家族每月总用户为27亿人。这些数据代表的还只是全球75亿总人口扣除了14亿人之后的使用人群,也就是意味着全球范围内每4个人中,就有一个是Facebook的日活用户。

如此广泛的用户基础,难怪Facebook宣布推出稳定币Libra时,让全球监管部门感到酸爽和恐慌。只不过,公司的发展,是以科技和创新的形式,而不是依靠野蛮的暴力,通过改变世界和社会,达到了富可敌国甚至与中央银行分庭抗礼的地步。

3、最好的广告

Facebook一经宣布发行Libra(天秤币),就让全球感到震撼。这一个月以来,它成了新闻媒体和监管机构热议的焦点。无论现在是多么强烈的反对,只要不是最终叫停,都是在为Libra免费做最好的广告。它不用支付任何广告费用,就占据了每天主流媒体的重要版面;不用给各国政要一分钱,他们就无时不刻不在关注和传播着Libra;Facebook面对市场、媒体和监管部门,在不厌其烦地讲解、沟通、改进,不是在做产品推出前最好的优化和宣传吗?

而就在Facebook宣布推出Libra之前,美国最大的金融服务机构摩根大通也宣布将推出加密货币JPMC,用于实现大额支付。摩根大通对于JPMC的官方解释是,JPMC将基于区块链技术,可实现机构账户之间的即时转账支付,这也是美国大型银行首次计划实际应用加密货币。

可是,如今谁还知道摩根大通发币的事情?但是,在世界主要国家监管部门的政要们和议员们口耳相传之下,Libra却变得妇孺皆知了。

尽管遭遇了监管部门异口同声的反对浪潮,Facebook并没有放弃推出Libra的计划,事实上Libra的官网正在正常运行。而美国监管部门也不会粗暴执法,野蛮“叫停”,给世人留下扼杀创新的恶名。

更何况,别说在国际社会上多国监管部门之间难以协调,就是在美国内部,Libra项目都涉及至少5个以上的监管部门,究竟谁来“叫停”天秤币项目都还不知道呢,Libra又怎么会被叫停呢?即便是在项目运营总部瑞士被叫停,那么当今世界上对区块链和数字币热烈欢迎的国家多的是,哪个国家不能去呢?所以,外部的力量不足以阻挡Libra项目的推出,除非Facebook自行决定终止。

如此看来,双方激烈辩论和争议的结果,只会促使Libra以更优化的产品形式出现,从而也可以更加广泛地占领市场。而在此之前所有的辩论、谩骂、批判、争议,也都将成了Libra最好的广告。当Libra正式推出之时,它也将成为比特币问世之后金融科技领域中最伟大的事件。而市场和用户,才是衡量天秤币Libra的最好天秤。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