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局领投壹站Pre-A轮融资,做80万家中小物流公司的“百宝箱”

B2B物流数字化平台壹站今天宣布已经完成Pre-A轮融资,本轮融资由招商局创投领投,创新工场、明势资本跟投。此前,壹站在2018年5月完成了天使轮融资,由钟鼎资本和普洛斯领投,G7和飞力达跟投。据透露,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壹站两轮融资合计达亿元级。

壹站团队的核心成员来自中国外运、嘉里物流、京东物流、DHL、UPS等大型物流相关企业,行业背景丰富。在6月中旬的伦敦科技周期间,创业邦记者见到了随漕河泾访问团前来的壹站核心团队成员。合伙人方明介绍,壹站此次参加伦敦科技周,主要目的之一是想考察欧洲国家在物流技术方面的进展,寻求合作伙伴,实现中欧两地在物流技术上的共同合作和研发。“比如AI识别技术在物流中的应用,还有欧美企业在2B物流业务中的成功经验。”

壹站合伙人方明在伦敦科技周

之所以寻求这样的技术,是因为壹站是一个聚焦于为第三方物流公司打造数字化落地交付的平台。目前壹站的主要功能聚焦于OMS订单管理系统到TMS运输管理系统,再到BMS账单管理系统,中间穿插DMS司机管理系统,并力图将几大系统串联。它通过数字化工具和模块,帮助第三方物流把各个环节数字化,如数字化订单、数字化客户、数字化运力等模块,实现订单、调度、提货、干线、派送、签收、结算、评价的全程可视化,再通过连接上下游的资源,在同一个平台上实现协同,让第三方物流的交付高效可靠。作为第三方物流的开放连接者,壹站可为客户提供所有所需的技术、软件、智能硬件和金融等服务产品,客户可以基于不同的场景需求,选择最合适的产品进行精准匹配和应用,一站式满足第三方物流公司的所有需求。在一定程度上,有点像是为第三方物流公司打造的“百宝箱”。

所谓第三方物流,也叫合约物流公司,有两大特点。其一,所有的物流业务都以合约形式签署。举例来说,一家车企在中国所有零部件配送,需要找第三方物流公司签署5~8年的合约,在合约期间,中国所有物流配件都交给这家公司配送;其二,虽然2B物流的合作形式与2C领域的四通一达类似,落后之处却在于,四通一达的追踪、结算系统早已线上化,但2B的物流场景却导致数字化过程极其复杂。因此,其数字化发展远落后于2C。

举例来说,2C的包裹规格、重量都是相对标准的,物品也大多属于容易交接的范畴,“所以2C最后一站交付其实没有那么严格”,方明说,“但2B在这几个方面就不一样了,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特点是配送签收,代表着物权的转移”。这是因为2B货物的货值更高、品种更多,体量也大——这些都导致了对货品运送、交付的要求严格了许多,链路更长。比如必须面对面交付,交付完成后,一定要有签收证据。物流公司拿到了签收凭证,结算才刚刚开始。

“货物从工厂的仓库出来,到物流公司的仓库出来再到拖车公司的运输,然后到运到某个二线或三线城市的一个中转站,从这个中转站再转运到末端的经销商,中间要经过层层环节。”在这个链条上,目前只有一些简单的互联网手段,比如对车辆的GPS定位(但很多送货司机又不愿打开GPS)。在层层转运过程中,目前追踪车辆的手法,竟然是以客服创建微信群定时更新消息的方式完成。提货环节也非常传统,往往是司机拿着单子,一一核对,方可完成交接。

“何为完美交付,那就是客户需求在传递过程中没有任何偏差和遗失”。如何准确无误地把货交给末端?“不管中间中转多少次,我们如果都能做到末端的交付要求与最前端客户指令一致的话,在时间、品质上给予保证,交付便可完美实现,简单说就是把客户的需求数字化”。

当然,所谓数字化,还会涉及很多不同的客户需求,例如车企和服装企业的需求完全不同,这些都需要壹站用数字化的方式标记出来。但壹站的愿景是希望更好地助力第三方物流企业完成数字化转型之路,共同构建数字化第三方物流交付平台。

中国的第三方物流是一个超过1.2万亿的市场。方明分析,三方物流公司里面真正要获客的难度恰恰就是在前端,另外第三方物流这个行业一直在波动和变化中,行业中有80万家左右的公司,但这种不断裂变出小公司的情况必然会改变。“因为甲方需求不断改变,2C供应链体验必然会倒逼2B的供应链服务升级。”甚至可以说,未来是否具备数字化交付的能力将成为第三方物流公司的竞争入场券。

“2B企业最关注两件事,一是省钱,二是快速。如果能为他们省钱了,提供的服务又更好了,那他为什么不用你?”因此,壹站还计划将整个平台的价值链延伸,连接市场上成熟的技术、智能硬件与金融等服务产品,为第三方物流公司提供一站式服务。

如果把“货”看成有温度、有生命的“人”,或许可以更简单地理解壹站的业务模式。方明认为,壹站打造的系统是为了保证货物安全、高效地抵达终点,就像打车软件对乘客的安全抵达一样需要负责任,那么一切围绕着“货”提供的服务,最终都可以提供价值。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